【狼朗/火飞鸿】集体独白

集体独白(狼朗/火飞鸿)

*参与同人ooc大赛*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坐在一起了,他已经忘记了上一次太阳落在对方身上是什么时候。

 “狼朗!” 

那个总是压低着帽檐的人看着他。

 也许没有帽子。

 他有些意识混乱地眨眨眼。

 空气里一股机械的铁锈味,窄小的方桌卡在他们之间,上面搁了一个空空的杯子。狼朗没说话,火飞鸿也没有。 

也许这毒辣的太阳有些扭曲空间的本事,幻听仿佛亦不怎么难以理解。 

他热吗?白色蒸汽从他身边穿过,拂在裸露的麦色胸膛上,留下一些薄薄的水渍。狼朗安静的看着书,余光却装作不在意的瞟向对面。

 这太阳真晒。

 对方不以为意地把脚翘在桌子上,把一只手撑在脑袋后面。

 “哈!” 

吊儿郎当地笑声传来。

 这让狼朗坐不住了,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笑的人也在看他。

 火飞鸿唇上毛茸茸的小胡子和杂乱头发在阳光下的微尘里变得温暖而实感,这迅速赶走了他的焦躁,让他感到满足,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会让他满足。

 也许还有他们的初见。

 对,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城市里。 

钢铁的丛林是背景,沉默的车道是背景,过往的行人只是些群众演员,只有他们两个是真实的。 

这样的孤独氛围让他感到舒适,他不喜欢嘈杂,但在火飞鸿的注视下并不是嘈杂的,正相反,是寂静的。 

他开始说话,他说:“火飞鸿!”

 声音不大,但他总觉得对方能够听见。

 被叫名字的人似有所觉的抬起头,依旧是裸着胸膛,仿佛没听清一样咧着嘴。

 “火飞鸿!”他又喊。

 对方似乎看到了什么,开始大声叫嚷,可是他说什么狼朗一个字都听不见。

奇妙的是铁锈味又传来了,这些该死的汽车,狼朗想。

 “在我自己的杯中,饮了我的酒吧,朋友。

 一倒在别人的杯里,这酒的腾跳的泡沫便要消失了。” 

狼朗低下头来,终于看清了书上的字,突然间他似乎尝到了那铁锈味,就在这甘甜的美酒中。 

他真正感到孤独了。







 集体独白:自我中心言语的一种(皮亚杰概念),一个孩子的说话似乎刺激了另一个孩子的言语,但事实上他们都是各说各的,互不相干。

评论
热度 ( 4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