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中心】夹壁之狼11

11

“啧,算是又日更了”



鸣人的婚礼在他的策划下顺利举行,五代风影也从他手中接过了一本橘色封面的书,看起来思虑重重地离开了。一切都很完美。
六代目火影卡卡西端起杯子,眉眼弯弯的在办公室合上了任务报告。
最新的木叶新闻是火影大人爱上了黄酒。
从月之国进口的东方清酒,五代目的新宠,被强行搬上过火影办公室,从此再也没有离开。
没想到六代目也……不对,应该是旗木卡卡西也有今天。
木叶第一技师平时看起来懒懒散散不靠谱,但是仔细想想竟是远离人群和烟酒的大好青年。除了庆祝时的同僚聚会,卡卡西从来不去主动饮酒,更别提喝醉了。
这样的人也会在小憩时品酒吗。
对此掌握办公室藏酒的静音不发表任何言论。
鹿丸来汇报时,正好看到火影从山高的文件背后将杯子收起来。
“火影大人,忍者联合的申请。”
五个忍村都派出了代表负责忍者联合的事务,木叶这边是鹿丸,他既要负责火影辅佐的职务还同时担任了忍者联合的代表,可以说是非常忙碌。
卡卡西摊开了文件,匆匆但是锐利地扫过一遍后在末尾签上了字:“带上山中井野去惠比寿那里……把报告交上就行,不用再向我汇报了。”
“是。”
鹿丸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他无意去询问卡卡西工作时出现的黄酒,很简单,既然一个比你有经验且冷静的大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么就不需要更多谏言了。

半个小时后。
木叶的审讯室即使被重建后,依然弥漫着多年累积的阴冷气息。
冰冷的墙面和晃眼的白光,鹿丸把玩着一只打火机,似乎从它那里可以汲取些微的温暖。
房间中央坐着一个小国的侍卫长。
侍卫长没什么特殊的,特殊的是他知道的事。惠比寿从他携带的密文中得知该国研发了一种药品,能够对血继限界尤其是瞳术做手脚,甚至完美移植。这个事件的矛头显然首指的就是木叶,所以务必要从他嘴里撬出来更多信息。
但是这个人是由忍者联合抓到的,并且该问题影响到了各忍村的血继限界利益,所以必须经由代表处理并且把信息复制一份给联合,因此山中一族做脑内探查时鹿丸也会监督并且同步。
手续都办理好了,审讯马上开始。
井野已经不是第一次参与这种事了,当年的十二人都变成了木叶的中坚力量,身负山中家族的秘技与能够修炼医疗忍术的精密查克拉掌控能力,猪鹿蝶小队的猪,是木叶调查室的精英顾问。
“同步开始。”
鹿丸闭上了眼睛,感到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从脑子里掠过。
鹿丸,能听到我吗?
井野?
可以看清楚景象吗?
啊。
好,那我开始了。
时间迅速向前回拨,记忆的卷轴随之向后滚动,鹿丸感觉眼前似乎浮现出了一个……呃……草丛?
一个忍者在前面奔跑,视线有些不稳的晃动,到了悬崖边时才停止了颤抖。
“你已无路可退了!旗木卡卡西!”
???
卡卡西老师?!
逃跑的忍者突然立在了原地,现在鹿丸才看清楚那一头嚣张的立于风间的银白色头发。
那人转过头,红色的写轮眼上一道刀疤冷漠而狰狞:“再见。”
记忆一阵模糊的抖动后终于现出了本来的面目,竟然是幻术。
从草原上开始,他们就再也没有动过,而卡卡西早已经跑的没影了。
不愧是卡卡西老师。井野默默点头。
……难道与卡卡西老师有关?鹿丸警惕地想到,他们本是查看这件事相关的记忆,结果一上来就是卡卡西老师出现,不得不让人想要追根问底。
井野,向前看看。
哦,好。
记忆继续流动,半年前。
该国的大臣在从别处调任回都城的途中遇刺,然而伤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总算慢慢悠悠地撑到宫中将养了起来。此时正值与邻国关系紧张之时,战事一触即发,大臣是主和派的代表,他的归来无疑阻止了主战派的一边倒。紧张的局势被缓解,战争就这样被延期了。
在侍卫长的视线里,大臣也是保护对象,这半年看着他与人打着你来我往的机锋,装傻充愣的和稀泥,老狐狸一样滴水不漏,生生把鹿丸和井野看的打瞌睡。
懦弱有余,骨气全无。
“你是谁?!”惊怒的语气将两人弄醒,眼前的世界早变了模样。
披着肥大袍子的已经不是大臣了,而是一名年轻人。
二十岁的旗木卡卡西。
“我已经把作战计划传给临之国了,希望你们能好好谈谈。”本是锋芒未能收敛的年纪,神色间却带着意外老成的沉郁。
“混蛋!”侍卫长愤怒地吼叫,拔刀相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原来如此。鹿丸若有所思的看着。
……卡卡西老师好可怕。井野的内心。
……忍者出卧底任务也是很正常的。
简直变了一个人……不对,就是变了一个人……不过卡卡西老师年轻时候好帅。
啧,女人。
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失去了计划和许多重要信息的国家无法开战,两国只得进行了暂时的和谈,卡卡西自然完成了任务,但是该国就不会放过他了。
这个事件大概就是现在他们所遇到事情的起源吧。
当时唯一的写轮眼,旗木卡卡西,吸引了报复的目光和研究的注意。
最终时隔十多年,酝酿出了此次灾难。
鹿丸叹了口气,记下了窝藏的地点和人员,示意井野解开忍术。
“怎么样?”惠比寿走上前来。
“已经问出了他们研究药品的地点和人员,我会把报告递交火影大人,这个人就交给前辈你们了。”
“好,井野留下来做一下备份,你先走吧。”
“嗯。”
鹿丸想了想还是拿出了一根烟,直到走出调查部的大门才点燃。
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完全转变的人让他也有些恍惚,卡卡西老师那时的眼光很深,像是望不到底。他无法了解父辈们曾经经历的事,就像他永远也无法知道卡卡西经历过什么。
也许,他成为“大人”之前,就成为了一种更加不可揣度的身份。
啧。吸了一半的烟头落在地上,鹿丸拾起来碾熄了它。
先写完报告再说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容易,他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评论 ( 15 )
热度 ( 30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