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中心】夹壁之狼10

10

*啧,难得,竟然日更了*

最终勉强在傍晚到达火影楼的六代目,还是被蹲点的鹿丸塞了一沓文件“劝”回医院了。卡卡西认命地想着,躺在医院批改和坐在办公室没什么区别啊。
“有的,前辈。”大和睁着眼黑大于眼白的双目,履行着随从的责任——检查递交的物品,他抽出一件带着沙尘味的通信放在卡卡西病床的小桌上。
那是一封信。
卡卡西打开了它,信的封印法术已经被破开,且正大光明地留着一股熟悉的查克拉。
看来佐助也不富裕啊,卡卡西有些走神的想,一个信封里要装给两个人的信。
头语和结语都在,就算是寡言的佐助,写信也比鸣人规矩多了,卡卡西一心二用地揉捻着信纸,是列之国的纸张。
然后就是正文,让他不得不严阵以待的长篇。
自从木叶或者说是他,选择逐步透露当年宇智波历史时,佐助就已经缓和了对村子的情绪,虽然他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大筒木危机之前是他们第一次通讯,这件事甚至鸣人都不知道,也许和私人关系无关,只是因为火影职位的缘故,总之,交流逐渐稳定成为了不定期的例行通信。
很难说自己感不感动,爱徒二字也不是只挂在嘴边,当佐助的来信第一次交到他手上的时候,卡卡西感到莫名的心口发酸。很多不可预料的天灾人祸在这些年中间发生,但好在事在人为。
好在人们还能写下一封信,让他人知道远方音讯。
卡卡西已经不会像初次那样心绪波动,此时此刻他拿着第二次来信,倚在床边慢慢读了起来。
佐助似乎和上次相比又变了许多,没有仇恨的驱使、战争的逼迫,人总是能发现更多的东西。他说自己游历了很多地方,甚至经历了一些力量也无法改变的事,初代火影说忍者是忍耐一切达到目标之人,可是只是单方面的忍耐能解除痛苦吗?
卡卡西揉了揉眉头,继续看下去。
信中还提到鸣人在临走之前与佐助谈过,鸣人认为不放弃任何一个人就是他的火之意志,从长门和自来也那里他学会了理解,他认为忍耐指的是这种意志与包容。而佐助从自己一族的过去中得到的是累积更深的恨,他认为这样继续下去,仍无法看到忍者的未来在哪里。村子为何,火影为何,这些到底是什么样的,他决心亲眼去见证。
敬具,宇智波佐助。
想了很多事情啊,佐助。卡卡西回忆起那天晚上昏迷前看到的身影,至今仍能感受到深深的迷茫与不可改变的意志从他身上传出来。
卡卡西拿起了笔。

三月二十一日,大安,宜婚嫁。
樱花开的十分好,片片落在地上仿若淡色的红毯,一对儿新人穿着礼服有些腼腆羞涩地接受来客们的祝福。
有亲友,有师长,有同侪。
唯独少了兄弟。
有时候很难定义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之间的关系,卡卡西偏向于用血缘这种更加深厚的羁绊称呼它。
但事实却是没有人缺席。
鸣人在宴会的间隙找到了自己的导师,他装模作样的歉意根本掩盖不了满脸的兴奋:“卡卡西老师,抱歉啦!我先把自己的那封拿走了!”
“哦?”卡卡西把调侃的话在嘴边一转,“他说了什么?”
“他说啊,他不会输给我的……啊,最后还有一句恭喜呢!”在鸣人看起来,一切佐助的通讯大抵都是愉快而积极的。
总之能好好说话就好,卡卡西微笑着摸了摸学生不用涂发胶都能顽强向上的金发。
“恭喜你了,鸣人。”
“……卡卡西老师你笑的好恶心。”
“……”

复启。
初代目的一句话可以有很多理解,这取决于每个人自己的忍者之路,如果我这样说你认为太过于笼统的话,那么就直说了——我认为的忍者是指到达目标之前需要忍受一切痛苦,换句话说就是动心忍性。
人们常常以动机来衡量结果,然而我们根本不正义。忍者更多注重的是结果。狂热、愤怒会将一个好人,变得残暴无情;力量带来的权利,让人目中无人,他的起点是错的吗?未必,这可以让人不计较结果的好坏吗?并不。
但对于你,佐助,我想说的是,动机与结果在这座天平上占有什么分量,并不是绝对的。我曾经认为火影与木叶需要的是牺牲自己来保护伙伴的决心,而后来鸣人让我看到了不放弃任何人的意志,他想要告诉村子的、大家的,是牺牲与放弃而换来的和平不是和平,正如暴力所带来的也不是和平一样。也许这样说看起来会很敷衍——这世界上没有绝对,可实践与认识是永无止境,我期待着你,你们,能找到解决之法,开创崭新的未来。
卡卡西合上信纸。
他改了又改,还是觉得这样的话简直不像他会说的。也许面对学生总是想要啰嗦几句,卡卡西想起了波风水门,他的老师比起他来更善于教导。
彼时的四代目站在天台上,温和中带着愁绪,无比热忱地告诉三个孩子:人类之间诽谤,背叛甚至厮杀,但我们仍相信会有一个更好的世界,因为无论如何我们拥有你们。
他如今依旧怀有希望,就是水门意志所传下来的最好证明。
佐助的心非常坚强,虽然他被利用被蒙蔽过,见识过黑暗也曾残忍无情,但他拥有自己的意志,而现在他想要自己判别事实。六代目火影已经做不了他的导师,但是旗木卡卡西可以做他的倾听者。
是的,他怀有希望。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2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