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仙人x卡卡西】待宵之神(上)

*接风月无关*

*对,我竟然写了后续*
*自己挖坑跳了进去orz*
*拉郎脑补私设ooc*
*以上,慎入*

不过人心。
等待来人的夜晚太过难熬,即使是所谓的神灵也变得有些焦躁。
无论是心迹还是归来都到的迟了。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从他回到这里选择曾经待过的房间的那一刻起,一切就无法逆转了。
“我回来了。”房门处传来声音。
“欢迎回来。”平稳的语调回应,什么时候起就变成这样搞笑的家庭模式了呢,仙人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飘过去看着他解下外套。
家里有个人真不错啊,卡卡西换下家居的拖鞋,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越来越依赖这种感觉。这个人曾经说自己即使深处迷茫也是个厉害的引导者,而自己怎么觉得已经渐渐被他牵着走了。
回过神来两个人已经面对面了,仙人伸出了双手将愣住的忍者拉过来,终于领会意思的忍者也伸出手让这个怀抱形成。温热的躯体将彼此的胸膛暖热,在另一个人看不到的地方卡卡西没什么精神的死鱼眼悄悄变成了月牙。
什么嘛……简直腻的不像话……过来汇报的帕克默不作声的扭头。
或许觉察到了忍犬的腹诽,仙人松开手:“帕克找你有事。”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咳咳,卡卡西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啊,卷轴带过来了吗?”
这是后知后觉还是故意的啊,帕克郁闷地忘掉刚才的画面,将报告书递上去。
卡卡西接过去看了一眼,抬头朝仙人笑笑:“抱歉,我先去书房一下。”
“嗯。”仙人从求道玉的环绕中落到地上,“我等你。”
他看着卡卡西消失在拐角,用双脚走到桌边。
“卡卡西,你不能就这么过下去——”书写的声音。
“帕克。”整理卷轴的声音,“我没有这么想过。”
羽衣端着盘子去厨房加热。
“我没想过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停下动作的静寂。
帕克似乎也没回话。
“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忍犬在小声的抱怨。
“……”有人在叹气,“不是你想的那样。”
羽衣停住了手中的工作。
“我,嘛。”头发与手指接触的摩擦声,“你知道的,我不会勉强自己。”
大概是略微透露了真实的心意,一句话说的磕磕绊绊。
彻底的沉默。
“你的事我也管不了……”忍犬声音很低,几次欲言又止又没什么可以说的,“哎……”
这样无法选择只能走下去的现实有什么可说呢。
想开点吧,起码这次的这个人不会死,它嘲讽的想着。也许它只能在卡卡西又独自一人的时候陪他一起怀念过去。
“那我回去了,卡卡西。”疲倦的用爪子拍了一下地,帕克消失于原地。
卡卡西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在发呆。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一个声音打破了静止的空间。
门边靠着一个人,他赤着足站在那里,像这个世界其他任何正常人一样。
卡卡西蓦然回头,门口的大筒木羽衣看着他的眼睛在慢慢地睁大。
他没有重复第二遍,他只是走了过去然后半蹲在对面爱人的面前看着他。
缓缓地脱下卡卡西的手套,仙人的双手与人类的双手握在一起,那对称的日月静静被盖在下面与温热的手心交缠。
卡卡西的手瑟缩了一下,直到再过百年他也不会明白那时自己为什么退后了一瞬,然后他就坚定的回握住了。
掌心发烫得像是胸口,他张开口,自己也会相信故事吗。
“我相信你。”声音沙哑。
“如果一切说开了,是不是我们可以去吃饭了?”担心着对方的心意,止步不前的微妙距离,像是第一次恋爱一样,到底是谁在牵着谁走啊,仙人舒了一口气。
“啊……”卡卡西微笑着拉起对方,两人并肩向着暖人的灯光下走去。
“还不算迟,菜没凉……”人声渐渐远去,书房的黑暗被关在后面。
终于等到了什么的……光顾着郁闷忘了带卷轴折返回来的帕克蹲在桌角更加郁闷了,什么嘛,果然还是腻的不像话。

评论 ( 3 )
热度 ( 6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