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中心】夹壁之狼02

02

*ooc慎*
*文中所说忍术相关原理全是胡扯*

清晨的第一个人敲响火影办公室,面对的是空无一人的房间。
真是的,每天早晨就看不见人。六代目助理推了推眼睛,任劳任怨的把码齐的文件搬走。
然而刚关上门,就有一个人影从窗台跃了进来,黑色的战术手套轻轻把窗户拉上,身上还沾着清晨露水的潮气。
“火影大人。”
“啊,佐井在啊。”冷不防出现在屋内阴影处的暗部队长还真是吓人啊,卡卡西呼出一口气。
“您明明已经知道了。”微笑。
“……”还真是,不有趣。
“有一些情况需要对您汇报一下。”佐井嘴角回复了正常的弧度。
卡卡西双手搭在一起挡在嘴边,示意在听。
“最近日向一族的本家附近似乎有些不安定。”
“似乎?”卡卡西知道暗部从不给出模糊的结论。
“我们试图追踪但是失败了,没有丝毫的线索,潜入的……不像是活人。”佐井眼中毫无波动。
不是活人……傀儡吗。卡卡西移开视线,看着墙壁上的历代火影挂像。
战后的五大国关系超出以往的紧密,实力受损、忍界人手急缺的如今,更是需要共同协作。傀儡术一直是砂忍的不传之秘,但两忍村结盟已久,而且风影……不管怎么说,还是请勘九郎来一趟吧。
“叫凯班来一下。”卡卡西摊开信纸。
“是。”佐井原地消失。

“火影大人!”李洛克和天天推着凯站在火影办公室。
“……”卡卡西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信函递出去:“是这样,你们去一趟砂忍村把这封信亲自交给风影大人。”
“是!”
真是有活力呢,卡卡西欣慰地注视着凯班唯二的继承人,出声强调:“必须要面呈。”
“保证完成任务!”
望着一起竖起拇指的师徒二人,卡卡西无奈扶额,凯你就别添乱了。
最后去执行任务的还是两个中忍,卡卡西批改着文书,陪在一边的是坐在轮椅里的凯。
“放心吧,我会给后辈们留下施展青春的空间的!”凯露出了洁白闪亮的牙齿。
抬头看着只能留在村子里的昔日同僚,卡卡西心里有些微酸:“嘛……小李他们已经长大了。”
“卡卡西,村子里有什么事吧。”凯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
“嗯,凯,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卡卡西认真的放下了手中的卷轴:“是关于鹤翼之阵。”
“哦哦哦!”凯立刻兴致高昂起来。
“希望你能帮忙训练一支队伍。”卡卡西十指交叉:“鹤翼之阵是杀伤力极高极广的阵法,由体术高超的人员协作施展,凯你是木叶体术最强的人,又对八门遁甲十分了解,你来指导是最为合适的。”
当然也许他根本不用解释这么多……卡卡西看着整个人都在处于“都交给我吧!”的微妙光芒中的凯,大概,放下了心。
接下来,目送凯推着轮椅用不下于原先气势的速度消失后,卡卡西将文书整理好,起身拿起影袍前往科学部。
自从上一次忍界大战知晓了月亮的秘密,各忍村对于这个球体格外上心,木叶就安排了专门的小组对其进行观察与监视,近日,它似乎并不安定。
“火影大人。”助理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怎么样?”卡卡西双臂环抱于胸前。
“月球的轨道偏差增大,表面剥落现象也越来越严重。”处于感应仪器首要位置的忍者回答。
卡卡西皱起了眉,和各忍村的观测结果一致。雾隐村观测到的潮汐不稳、砂隐村的风向风速突变、云隐岩隐的陨石频落,这不是寻常的天体变化,可能真的会导致末日。
“封锁消息,不要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卡卡西下达命令:“继续观察,一有情况就立即汇报给我;准备五影之间的通讯连接,近日可能会有紧急会谈。”
“是。”立刻在一旁记下安排的助理应到。
“减少任务量,把邻近执行的忍者调回来。鸣人回村了吗?”
“预计两到三天就会抵达。”
“嗯。”
直觉告诉他,这次灾难并不单纯。

下午的日光刚刚西斜,鹿丸就被叫到了火影室。
“抱歉啦。”卡卡西指指案上的一堆日常事务:“有一些事需要我完成。”
“好麻烦啊。”木叶的年轻军师小声嘀咕了一句,挠了挠头算是答应了。
“下次扔下暗部的时候解释一下啊,火影大人。”
“噗。”消失。

卡卡西再次来到了空地。
无论宇智波还是千手,血继界限都是一种特殊查克拉的运用,也许施与的媒介不同,但查克拉的差异才是根本。
自身的血统经过媒介产生特殊的查克拉,所以出现了威力强大的术法。
这个体会是带土给自己的,自己只是移植了眼睛,没有宇智波独有的查克拉本来是无法使用的,但他可以。
通过加倍的付出查克拉供应与增加身体负担,写轮眼可以制造特殊查克拉,发挥它的作用。
后来,上一次大战带土将查克拉给与自己没有媒介了的身体,成功施展须佐能乎,就更加证明了他的推断。
神威的使用并不一定要通过写轮眼。
重要的是查克拉的特殊性,写轮眼与其说是施展的工具不如说是转换器。尤其是万花筒写轮眼,有着独有的瞳术,更易体现固定的转换。然后他想到了二代目火影、水门老师运用术式实现了时空间转移的飞雷神之术。
卡卡西展开卷轴,提笔书写咒印。
空间忍术存在非血继界限发动的可能性。
通过自身对神威的使用和查克拉流向的体会,他发现它的通路其实是有法可循的。意思就是,他可以用咒印来控制查克拉的流向模拟特有的通路。
收笔施术,查克拉通过符印的引导汇入中心法阵。
正如斑所说,六道广泛传授的查克拉原本是“相连”的力量。
不同的是将其使用的方法。
卷轴前方的空间出现了扭曲,卡卡西迅速向中心射出的两只苦无,转瞬间就被吞没。
看来完成了。
卡卡西满意的放下手,他开始新术研究已经两个月了,总算赶得上这次危机。

夕阳发出暖人又柔和的余温,一名木叶上忍打开了一幢古老宅子的大门。
四角的家徽规整严肃,印在破败的墙上。木屋透出一股腐朽的味道,很多年没有人住但看得出主人临走前是打扫整齐的。
卡卡西打开锈掉的铜锁,依次解开留下的法印,进入了一个看起来像是闲置的房间。
所有能追溯回过去的东西都被留在这里,包括神无毗桥之战断裂的忍刀。
如果非要找一个媒介的话,旗木卡卡西拿着卷轴时想,就是那个了吧。
那个旗木家的传承,让它的使用者荣享以其名字响彻忍界的荣誉的刀——木叶白牙。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