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中心】夹壁之狼

*接卡卡西秘传剧情,无cp*
*ooc慎*

01

密集微小的麻痹感沿着他的肌肤传递,渐渐的脑部的神经也感到了僵硬。
指尖萦绕的是最易怒的雷霆,然而它们此刻正安安稳稳地待在他的手里。
他睁大双眼,用黑色的瞳仁直视着阴云密布的苍穹。
雷霆亦为雨露。
电流在他的身体里窜动,从他的每一根血管中由查克拉引导、累加,变得愈来愈声势浩大。
“我一定会引来降雨。”
他向上举起手臂,全身的积威被释放出来,从指尖延伸开。
迅猛的回路犹如枝杈擦过云边,扎根于阴影深处。
成功吧。
木叶的银发上忍,第四次忍界大战的见证者,向着青灰的天空跃去。
以身改天。
在三代目土影的眼里,那从复制忍者手中散发的威能震动了整片天空,若隐若现的闪电编织成了密集的网,让所有的灰云都映上雷光。即使是雷影那小子在,这样的术也会让他佩服吧。
不断喷涌的力量自计算好的突破口扩散,在撕裂了云层后便引来了自然之力,雨云聚集,噼里啪啦的炸响声迅速传来。
一滴,两滴。
雨水从天空中落下浇灭了肆虐的火焰,冰霜凝结在了飞艇上,使它平稳的划落天际。
雷光中心的人影已经失去了向上的速度,陷入了无以为继的境地,岩隐村的人马上反应过来去接卡卡西下落的身体,却冷不防被电了一下。
“抱歉。”
黑土看着微小的电光在卡卡西肩头闪过,惊讶的眨了眨眼。
“我没控制好。”
微笑的表示了歉意,木叶的第一技师借着他的力量转到了佐井的鸟背上。
黑土望着二人的背影,皱了皱眉,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卡卡西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幕。

终于回到了地面上,卡卡西靠着鹿丸的肩膀喘息,刚才的术消耗了大量查克拉,让他身体有点吃不开,尤其是断了的两根手指。
但他还是亲自宣布了华冰的处罚决定和鬼灯城的下任城主。
作为第六代火影。
纲手为他搭上影袍,他回以坚定的目光。
继任火影就意味着需要守护的人更多。
也意味着失去的痛苦他可能还会承受。
看着周围的前辈们,下属们,伙伴们,村子的大家。
可是,如果他们需要的话……卡卡西想。我可以,为他们咽下所有悲伤,与他们一起承受。*
他拉了拉背后飘扬起来的披风,闭上眼睛。
然后微笑着睁开眼,仰起了头。

继任仪式在仓促之间举行。
他马上就担负起了重建的重任,然而他的领导能力没有人怀疑,实力却被小看了。
我也许太依赖写轮眼了,白牙之子——旗木卡卡西静静地坐在火影办公室想着。
两位顾问刚刚来过。
他没想过变得多强。
十八年来他因什么活着已经被人所弃,现在要拾起早年的生存能力是多么可怜啊。卡卡西无奈的笑着。
刀法是父亲亲自教的,他学的很好,自从九岁之后就变得更好。
少年时的卡卡西活在叛村罪与父亲中五年,直到认识了带土。那人给了自己礼物,也定义了自己全新的信仰。
他要保护好伙伴。
于是他继续留在非我的力量与沉重的背负中。
没有人也在缝中,他不觉得孤独,只是有些迷茫.他一再的失去,却再也没有遇到打破夹壁的人。
真的,迷路了啊。
卡卡西站在电线杆子上,仿佛忍村也是陌生的.

想什么呢,他懒洋洋的把书敲在自己头上,鸣人他们还等着他呢。他移动身体,形单影只却一往无前。

毕竟他每次都是这么去往下一个羁绊与失去。
“啪嗒。”
六代目火影从茫然的神游中惊醒,看见鹿丸拿着新的报告走过来。
“六代大人,新的报告我已经整理完了。”这个人即使再能熬,自己也看不下去了:“下午就没什么事了,偶尔也放松一下吧,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瞪大了双眼又无可奈何的微微阖上:
“好,好,既然你这么说了。”
一声忍术的爆响,桌子后的人凭空消失了。
“啧,早有准备吗。”鹿丸叹了一口气,却又暗自有些欣慰。
嘛,原来竟是自己没看出来……不愧是那个人。

卡卡西再次现身是在一片荒芜的空地中。
他甩掉了暗部的跟从,换上了普通的木叶忍者服饰站在了这里。
木叶技师手中拿着一沓卷轴,他从忍具包里取出一只毛笔,在空白的纸面上方顿了顿便开始快速的书写起符印。
密密麻麻的术咒渐渐布满了全部空隙,他干脆地一提笔将卷轴一抖,长长的帛书在空中旋转后被手里剑钉入远处的树干。
双手迅速结印。
“开!”
卷轴上凝聚了他的部分查克拉,即使不成功也不应该是这样——在他施术后毫无反应。
卡卡西谨慎的避开正面过去查看,在还没靠近时竟被一股突然的怪风吹飞出去。
在半空中轻巧的翻身,落地,卡卡西手插在裤兜里,脸上浮现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再次走近,他拿下已经被撕扯烂的卷轴,细细的观察。根据损坏程度,说明开启位置距离不远,但是时间太短,空间迅速辐和弹开,于是引起了异空间的倒吹风。
席地而坐,他又展开一卷空白的卷轴,将刚才得卷轴放在旁边用以比对,开始第二次尝试。
时间过长,查克拉量不足以支撑;距离过远,容易消弭;过近,又容易破坏术法本身,造成更快的结束。每一份查克拉量的安排,流动过程,相互配合的思量都不下于一场战术安排。
他得益于神威的使用,以及老师空间忍术的观察经验,开始新术的研究,不 得不说已经获得了极大的助力,也不能不说是胆大心细。
空间忍术是十分高级的忍术,不同于风火水土雷遁的自然忍术和精密压缩查克拉量的螺旋丸,它没有造成物体的破坏和移山填海的效果,而是简洁高效的剥离了物质在这个地点的存在,完全的消失,全然的转移,没有回旋的机会,确确实实的切断所有牵连。
有些冷酷啊,卡卡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消失于眼前的树枝。
卷轴前面的空间吞噬了一切经过的东西,比如刚刚风吹落的一截枯木。
他单手置于胸前确认解开了术,才缓缓走过去把基本完整的卷轴扯了下来。
今天旷了半日,鹿丸也该抱怨了吧,他仰头看着悬在中天的月亮,将一地的失败品堆在一起用火遁处理了后慢慢悠悠的向回走。
嘛,还差一点。

等他赶到火影办公室的时候,鹿丸已经走了,留下了满桌待他亲自批阅的文件。
看来自己回来的有点晚。
卡卡西换下衣服,坐在了桌前,火影办公室的光再度亮起,黑暗里投下一小块孑然的温暖,成为寂静夜里村民与归人的心安之明。

评论 ( 13 )
热度 ( 34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