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僧/狄白】八方来朝

*团子节贺文*


狄八方进殿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
过了一会儿,宫人把门关上,他才仿若惊梦地跪下。
“臣,大理寺少卿,狄八方,参见陛下。”
阳光从窗中穿过被割成繁复的花纹印在李少白脸上,他不动,坐在桌子后面静静地看着下方。
细密的的汗从狄八方的鬓边落下,开封府的总捕安如磐石,眼睛死死盯着桌脚的灰尘。
“起来吧。”
“谢陛下。”这几个字来的如释重负,狄八方缓缓站了起来。
李少白手中拿着一个铜镜,左瞧右瞧,不知在看什么。
许久,他突然歪头问:“狄少卿,你看,朕变成什么样子了。”
狄八方垂着头,闭上了眼睛:“陛下什么都没变。”
李少白笑了起来,笑容一如当年查档时。
他放下了镜子:“怎么会呢,我连头发都长出来了。”
狄八方不敢接。
听到狄八方没死的消息的时候,李少白已在藏书阁呆了三天,那一日三省在门口扫地,看见六师兄皮包骨头的从阁中出来,诵了一声佛号后就倒下了。
但是,狄八方从没有来过少林寺,李少白也没有离开。
直到先帝登基两年后驾崩,新帝登基,狄八方才在百官朝拜时遥遥看见一个明黄色的背影。
算到今日,也四年了。
李少白起身离开了座位,重重叠叠的服制色如赭石,挪到了狄八方眼前,停下。
“狄大人。”
仿佛有几重塞外的风沙刮过,有几番幽暗的鬼影掠过,又有几次的烛火中打眼看过,声如鸿雁,叫断繁梦。
“狄八方。”
刀光剑影,血溅明月。
不是我。相信我。
狄八方睁开了眼,右手想握,却发现已没有佩刀,叹了一口气。
“李少白。”
刹那间风沙变成了苹果香,寒桥化为斑驳树影,连寂静的沉默都成了暖人的拥抱。
年轻的俗家弟子以为找到了世间妙法,有了它就可参透一切,哪想红尘难断,难如上青天。
多情自古早心动。
李少白就站在那里,隔着一丈远,看着狄八方。
狄八方也看着他。
“即日任大理寺少卿狄八方为……”声声砸在地上,铿锵有力。
官是升了。
但远调京畿。
“臣领旨。”
一掀长袍,当断则断。

狄八方接了旨,低声告退后便倒退走出殿门。李少白在后面看着,手指攥紧那一串佛珠又松开,终于还是开口:“狄大人!”
狄八方转头躬身听召。
“望自珍重。”暗处明明灭灭的似乎有亮光微晃。
“是。”不是作揖行礼,不是三跪九叩,只是一拱手。
从此陌路,各自天涯。
李少白远远望着一身官衣的狄八方愈走愈远,秋风落叶在他肩上停留,不显萧瑟,到是别样温柔。
他侧身,檐角漏下的落日照着他的眼睛,仿若化蝶。

世上事,了犹未了,终以不了了之。

END.


八方来朝,孤家寡人。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