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李】成双成对

*我觉得如果起找♂飞♂刀这个名字更烂俗(严肃(你*

*大概就是一个你来找我呀找到我就让你嘿嘿嘿的故事*



“寻欢,你这飞刀到底藏哪了?”虽然早已见识过小李探花随时都能摸出一把飞刀的绝技,但是今日的关天翔尤为不解,毕竟,今天早上他们是互相为对方穿的衣服。

李寻欢看着把猎服换下的关天翔,一脸高深莫测。

今早他们一同去狩猎,李寻欢看见一只受伤兔子被个孤狼赶着,马上就要毙命,便发了一刀救了那兔子。

事情很简单,但引发的问题不简单。

小李飞刀的拥有者张开了双臂,笑吟吟的瞧着走过来的人:“不如大哥来搜?”

“好啊。”关天翔挑了挑眉,微笑着走过去,“我来看看,寻欢把飞刀藏哪了。”

一双手先沿着手臂向上滑,摸到了肩头没搜到,便贴着后颈领子慢慢揉捏了几下。微凉的温度让皮肤在手掌下轻轻颤动,手指短暂停留了一会儿,就放过了此处绕到了后背。隔着外袍顺着背部的曲线勾画,看似毫无章法,却带着缱绻情深的流连,令身体的主人不由得轻吐热气。

背部不是藏匿的地点,手臂绕回了前面,在胸口徘徊,还拿出了两根手指探进了里衣。

“外面摸不出来,寻欢,我得贴身看看。”关天翔凑到跟前悄声说,呼吸都拂到了李寻欢脸上。

手不等回应就钻进了里面,不知干了些什么,只见李寻欢的脸渐渐红了,前襟鼓鼓囊囊的起伏不停。

“……嗯。”素白衣裳宛如仙人的小李探花禁不住微微闭眼,睫羽慌乱的颤抖,多时才泄露出一丝呻吟。

关天翔勾起嘴角:“寻欢,你藏得好严啊。”手终于伸出来,却没有理那凌乱的上衣,而是继续向下。

劲瘦的腰肢被丝绦所束,看起来颇有藏刀的样子,他在系带上逡巡,爱不释手的揉了又揉,才拨开下袍的衣摆,抚上大腿。顺着腿根一点点摸索,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暧昧的情欲,李寻欢勉力站稳,却被放肆的手指一搔内侧差点软在地上。

关天翔正好一揽他的腰身倒在床上,柔软的皮毛迅速围住,让他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寻欢,你怎么了?”无辜的语调,配合着手掌扣住臀部大力的揉搓。

“……”李寻欢已无力回应,目光迷离的看着压在他身上关切的关天翔。

贴着腿侧描着圈,细细的照顾了一遍修长有力的腿,便抬起身帮他把靴子脱下,似是好奇的拿捏了一番绷紧的双足。

“大哥!”李寻欢马上缩起来双腿,既惊又恼。

“寻欢,你到底藏哪了?”关天翔压回了探花郎,安慰的亲了亲他额边的发丝,手却伸回了下袍中。

李寻欢轻轻喘息,回了关天翔一个狡黠的笑:“大哥不是搜了吗?”

“我这不是搜不到嘛。”关天翔爱极了他这时的笑,眉眼弯弯的凑上前去讨饶。

“你看,这是什么?”不知何时,放在关天翔背后的手已捏着一把小李飞刀。

关天翔目瞪口呆的看了良久,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原来这飞刀从来就没在你身上过?”

“不。”李寻欢微微摇头:“我在身上的确实只有一把。”

“早上射出去的那把?”

“嗯。”眉眼慢慢温柔,他放松了身体陷入绵软的床中:“我是在你身上放了一把。”

关天翔没说话,他定定的注视着李寻欢,然后俯下身去深深的埋首于他颈边。

寻欢。

“啪嗒。”

背后的律晓风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他只是进来帮三殿下送点东西,谁知道赶上……白日宣淫,这是白日宣淫!三殿下,你怎么能这样呢……长叹一口气,律总管保持着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又走了出去。

顺便拽走了听墙脚的铁传甲。

李寻欢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飞刀甩出去就被关天翔的吻淹没了。

闭眼前一瞥,刚刚放在矮桌上的绸缎绣着明月牡丹,上面恰好落着两枚飞刀,并排靠着。

恰是双双对对,花好月圆。


评论 ( 5 )
热度 ( 35 )
  1. English rose惊蛰_viggo 转载了此文字
  2. 落繁星惊蛰_viggo 转载了此文字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