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李】侯月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情人节特供*



举事而侯星月,月盛壮则吉焉。

“今天月亮真圆啊。”唐蜜笑眯眯地瞧着眼前的景色。

李寻欢无可奈何的看着她,感到头皮有些微的勒紧。

“哎呀,公子!对不起,是不是扯着您了?”萧玉儿连忙放下梳子,慢慢揉开打结的发丝。

“不碍事的。”

“是啊,你确实是不碍事,有这么多人伺候着你,你怎么会烦。”隔着薄薄的红纱,唐蜜的声音朦朦胧胧的传来。

坐在这红纱围成的墙中,李寻欢叹了口气:“不如,你我换换?”他着实是不想这样的。

试问天下哪个男子想被用乳汁洗发的。

“哈哈,我哪敢跟你换啊,老板要是掀下盖头发现是我……”话没说完,唐蜜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情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红纱帐摇了摇,围成一圈撑起帐子的女子们也偷偷勾起了嘴角。

唐蜜见那白色的身影跪坐在中间,微卷的长发被人分出一缕用乳汁细细淋过、梳洗,竟有些恍惚。

这人要是好看了,做什么都好。

她看着这晃啊晃的美景,哼起了歌。

新嫁娘,隔红帐。

金杯满,夜摇晃。

 

瓷杯里沏上花茶,
怎能没有芬芳。

关天翔抬起了手,把鞭子的一截伸了出去。

颤动的鞭梢被人握紧,平复了他的心情。

即使是落单的雄鹰也能拥有他的枝杈,更何况这是一棵高山之巅最坚韧绝艳的红梅。

何其有幸。

关天翔一拽鞭子,那人便翻身上马落在了他的身后。

“寻欢,我们走。”

白衣上套着红色的外衫,一打马就扬起了,缀在身后仿若云霞。

近旁护卫的勇士们纷纷被甩在了后面,草原上庆祝的篝火连成一片。

哪怕不是为了他,李寻欢抬手拉住盖头,另一只环在关天翔腰间的手马上被握住。

“寻欢。”

“没事。”他靠到前面人肩上安慰。

风从耳边刮过,不知是不是草原上走马格外快,须臾便到了大帐前。

“寻欢。”他们一前一后下马,关天翔引他到火堆前站定,

“圣主成吉思汗发现的火石,诃额仑母夫人保存下来的火种,用洁白的哈达、奶酒祭祀,族之火从古到今。请新郎新娘祈祷吧! 神火是你们婚配的见证;请新郎新娘叩头吧!圣光为你们传宗接代。”

司仪大声诵读,两人从容穿过了两堆旺火后,牧民们中爆发了欢呼,为着不知何处来的新人,为草原上的圣火绵延。

李寻欢微凉的手指被握在旁边人手中,带着薄汗,让关天翔更为怜惜的攥紧。

“草原上的风着实大了些。”

“我身体无碍,只是,有些紧张罢了。”

“哦,小李飞刀也会害怕吗?”趁着仪式间隙,他笑着小声回他。

“嫁娶乃人生大事,我为什么不怕。”李寻欢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大婚之日,微闭了闭眼。他们一起饮下一杯马奶酒,相对而立。

昔年高头大马,今时明月千里。

“此生此世,必不相负。”

“必不相负。”

李寻欢笑了,这一次不一样。

关天翔神情格外认真,他看着盖头下的人,即使其他人不知道,即使李寻欢都不知道,他亦向自己许下了誓言。

“大礼已成。”

草原人民没那么多的忌讳,但碍于中原来的新娘子,牧民们没有凑上来邀新人跳舞,可关天翔有意把他拉入圈。

篝火架起,在夜幕下散发着金红的焰色,关天翔摇头晃脑地绕着李寻欢跳了一圈,像一个傻乎乎的雄孔雀在炫耀他的羽衣,末了还讨好似得展开手臂去邀舞。

李寻欢愣住了,反应过来时早已被拉着带入舞圈。双手被握住,举起又放下。牧民们大叫着把他们推挤到了中间。

他不得已也跳起舞,盖头没有揭开,只能由关天翔领着自己旋转,渐渐地,在马头琴和人们的歌声中恍惚起来。

他看见金色的火光镀在关天翔脸上,飞扬的眉眼间都是红色的残影,他看见自己在对方的眼中也傻乎乎的手舞足蹈,他听见自己笑着,与执手之人大声欢歌。

 

如日月之光辉,

似花叶般相配;

欢宴吧,满桌的宾客,

为这吉日良辰而倾杯。

 

一个是马背上的勇士,

一个是毡包里的仙人,

庆贺这天作之合吧,

畅饮的人们个个欢喜。

 

歌舞声渐远,关天翔把已经有些应付不来的李寻欢带出了人群,在一阵暧昧的笑声中仓皇逃出,躲到了静谧的一处。

两人站定于夜空下,旷野无山,天似穹庐,关天翔抬眼看满天星斗,心中突然颤动,张口:

“东启明西长庚南极北斗,谁为摘星者。” 

“春牡丹夏芍药秋菊冬梅,吾乃探花郎。”一人应道。

是他,是李寻欢。

关天翔终于低头去寻那人的身影,心甘情愿的栽入他眼中的满天星河。

他不是什么摘星汉,却愿共眠探花人。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