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李】色字头上(2)

2、

 

酒虽美,却不能常饮。

诗虽妙,却不可亵玩。

关天翔此刻深深感受到了这一点。

他本来只是在一个恰当的时候干了一件恰当的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疯魔一样地着迷于李寻欢——的头发。

无法抵抗。

那么美好,他都要忍不住把头埋在那微卷的青丝里了。

“大哥?!”

李寻欢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关天翔越凑越近。正当他吓得快拿出飞刀来让他大哥醒醒神时,沉醉于莫名的人突然站了起来。

“大哥?”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李寻欢后悔起刚刚没有放任自己少有的冲动。

关天翔绕过摆满茶具的桌子走了过来,自然无比地拿起李寻欢捏在手里的小刀,仔细看了一会儿,慢慢又将视线移回到了上面。

关天翔把小李飞刀插在了李寻欢发间。

末了还调整了一下角度。

黄蓝相间的刀穗垂下来,衬得泛黄的卷发格外好看。

 

 

不对!

李寻欢猛然回过神来,摘下了头上的飞刀,速度快得若是天机老人还在世江湖排行又要重写了。

快得仿佛在害怕什么一样。

他欲转身,看看他大哥是中了什么邪,还是因没了武功连神智都失常了。

结果就看到了,一个放大了数倍的关天翔的脸那么近地挨在了自己面前,他想往后退,却已被一只臂膀拦在了后面。

“寻欢。”

声音轻飘又沙哑,关天翔的眼睛是微微上挑的,带着几分痴狂。他重又握起了一束卷发,却不知是看那头发还是看人。

空间似乎被压缩在了一个小小的地方,李寻欢知道这不对,太危险了,这,不行。他伸出了手,他已经把手放在了对面人的肩上。

“李寻欢!”

时间这么恰好地静止在这一刻,仿佛什么屏障被打破了,小李飞刀推开了关天翔。

“你们!!!”唐蜜发出一声尖叫,“你你你……你们俩……不会吧……”口气颤颤巍巍的,带着惶惶不安和不知所措。

急匆匆进门的唐蜜正巧撞到了这一幕。

空气还在微微发热,李寻欢却马上镇定了下来:“唐蜜,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关我什么事!”还在嘴硬。

“我昨日碰到了你的香粉,今天大哥也闻见了才会有这么奇怪的行为,若不是与你有关那又与谁有关。”李寻欢已经恢复平日的神色,端起了一杯凉透的茶水送到嘴边。

“我那是本来想整老板的,哪会想到你撞了上来啊。”唐蜜肩膀一塌,看着一旁被李寻欢点了穴位动弹不得的关天翔心里微微发憷,“我就是突然想起了这一茬才赶回来找你的!看来还来得及……”

快要来不及了。

“那个老板啊,这是解药,我先走了,哈哈。”

李寻欢接下了那瓶子在鼻下嗅了嗅,果然。此药能解一种毒,这毒名曰“无明”,能让中毒者疯狂痴恋被“离相”沾过的另一种东西,也许是自己恰好把另一份弄在了头发上,才会有现在这种局面。

果然。

李寻欢抬头还想问些什么,始作俑者的人影却早就没了。

 

 

唐蜜已经有些老了。

她不知道关天翔埋在哪里,就算知道也不打算去看他,谁叫他派律晓风用唐心来威胁她,他唐女侠也不是好欺负的。

但是她每年都会去李寻欢的墓前看看。

他实在太令人难忘,她也不想忘记。

今年春天她又去梅花丛中看他了,花开的很好,很香。

她会感叹林诗音与他之间的孽缘,但不知怎么的也会常常想起那年秋天,她无意间推开门时看到的一幕。那时他们凑得很近,关天翔正握着一缕李寻欢的头发,目光温柔。

老板啊老板。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何况是小李飞刀。

唐蜜折下了一枝梅花闻了闻香便插在了头上,一路念念叨叨地走了。

 

END.

 

 

“唐蜜你说你都是老婆子了还插花干嘛?”

“我乐意!”

“诶诶,老婆子你别走啊!我错了还不行吗!”

评论 ( 8 )
热度 ( 21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