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戬】长明灯

这灯亮着,我就能看得见路;这灯灭了,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三首蛟有时候在想当时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认杨戬为主的。

他与瑶姬纠缠了那么多年,要不是元始天尊出面,他绝对不会轻易言败。

他可是与哮天犬那条笨狗不一样,周旋,欺骗,阳奉阴违,利益至上,他是欲的化身,忠诚对他来说,早就已经被灵霄殿上万年的光阴消磨殆尽了。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就认定了杨戬。

好在他能思考的时间也不多,这个问题还没给他造成多大的困扰。

毕竟,他和杨戬已经灵识相通,他想的什么,杨戬都知道,除非是到了灵识不清的境地。

这很少见,而且那种时候三首蛟也没心思想七想八的。

他是一个兵器,护主是本能。

 

“说好的不会轻易言败呢。”

“……闭嘴,哮天犬。”

“哦。”

 

然而杨戬出事,生命相连是一回事,心里担忧是另一回事。

在他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在五极战神手下救过一次杨戬了。

那时候明明没有同生共死的诅咒在。

至于后来那些被握于掌心,战退魑魅魍魉的日子,就更不必说了。他因为被惩戒犯下的淫念而不得恢复人形和真身,作为二郎真君的兵器呆了千年,久到所有人甚至杨戬都忘了他还是个听得懂人话的。

托这个的福,他听到了很多东西,也知道了很多背后的计量。

比如,杨戬喜欢吃元宵,杨戬会在每年中秋去灌江口转一圈,杨戬……咳咳,杨戬要改天条。

实话说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没怎么惊讶,他一直觉得那个女战神的儿子不会在一个普通的司法天神之位上老老实实地做一辈子。

清源妙道真君不是。

杨戬更不是。

他不能理解大爱是什么,但是他能理解杨戬。

这种改天换地,利人不利己的三界大事,也就是杨戬会做了。

很有风格啊。


但是他心疼。

他没法阻拦杨戬,也阻拦不了,更不想阻拦,但这不代表他会眼睁睁地看着杨戬被没有牵连的人折辱。

两重法印,还好,因为许久没有加封都松动了,只要废掉五成内丹就能冲开。

他看见杨戬掀起了袍子。

黑漆漆的折扇上天眼符印流出了鲜血。

下跪。

扇骨裂开了。

一条黑色蛟龙自平地腾空而起,罡风吹得山农抬手遮住了眼睛。那山神伪装的懦弱匹夫从指缝里看到了放大的獠牙,一个趔趄就跌坐在了地上。

三首巨龙一巴掌拍下去,山神早已吓得面无人色,一溜烟地遁入地下,只留下一个光秃秃的拐棍留在地上。百年修为,一朝尽失。

活该。

三首蛟昂起一颗头轻蔑地看了一眼那节杖,一只头转过来看看那条笨狗有没有事,另一只头,一直注视着他的主人。

杨戬似乎也没反应过来,他被蛟龙的尾巴托着,坐在了上面,双膝半分没有触及尘埃。嘴里还嚼着窝头的哮天犬哭号着扑过来,大意是你这个人怎么现在才出来。

我倒是想。

他没说出来,刚想用六只眼睛都翻个白眼表示一下,却发现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了,马上把杨戬放在地上,勉强化为了人形。

“主人……”

“不用说了。”杨戬看着低首站在他面前的三首蛟,心情复杂。他知道自己会遭遇什么,尽管他不能全部料到,但是他没有想到还会有人站在这,而且这个人竟然是它。

他不会真的忘了我是个蛟龙吧。三首蛟看着神情奇怪的杨戬,深深被自己的想法震住了。

“我们先找个地方吧。”杨戬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看着脸上还在缓缓淌血的属下,慢慢说道。

“是。”

哮天犬进屋搜刮了一些粮食,边吃还带了一些,而三首蛟则寻了一处僻静的山洼,为杨戬清出一块地方运功调息。

“主人,等好些了,我们进城找个地方住下再另寻打算吧。”

“你还能撑到那个时候吗?”杨戬没睁开眼,双手放在膝上,浅淡的青色光华自身上溢出。

“……”主人设下的法印被他强行突破,损了内丹,受了重伤,他能维持人形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变回去吧。”杨戬双手交叉过顶,再徐徐放下,看向银灰色头发的妖蛟,伸出了一只手。

三首蛟看着那双手,微不可见的勾起了一边唇角,握了上去。

简直一模一样啊,三首蛟想着,感到身体渐渐消失,然后变成了一把折扇躺在杨戬手心。

和封神之战的时候一模一样,杨戬受了伤,靠在一个隐蔽的岩石后,三首蛟被叫出来,把安排的事情办完后,帮杨戬处理了伤口。那时,杨戬也是这么看着作为一同在战场紧密配合的伙伴的他。大概从那时起他就或多或少地得到了信赖,而杨戬,又从来不会辜负自己的兄弟。

还是挺值的,跟着他。

 

“我主人就是这么好!”

“……哮天犬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哦。”

 

再继续的话,就是不能告诉哮天犬的内容了。

因为这要更复杂,更私密,也更不能为那个人所知。

趁着那人下凡的时候多想想吧。三首蛟念着,欲与爱有什么区别呢。他本能地不想承认自己的本源是欲,他想,这难道就代表他所求全部都是欲吗?

他觉得不是。这和原来万年的痛苦不一样,那欲望的折磨,从他在柱子上的那一刻起就被他体会了个够。而他现在不难受,他现在很满足,他已无欲无求。

 

“真的吗?”

“什么意思。”

“你若是无欲无求,何苦再为他挡上那一下。”

“……”

“你若是无欲无求,又何苦还守在这。”

“……”

“爱、恨、嗔、痴,求不得。”自称东土大唐而来的和尚摇了摇头,“这就已经是念了。”

“我……”

“欲与爱哪有什么分别,因爱念而生欲,因欲求而生爱。爱了便爱了,欲就欲了,哪有许多分别。”

……我就知道金蝉子就算转世多少次都是一个样。然而三首蛟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多谢功德佛。”

“我知道你已经看得挺开了,你自己选的路我也没什么可以开导的,只望施主今后也能守着这盏灯。毕竟,这盏灯就该长明着,它值得,应得。”旃檀功德佛深深施了一礼,便驾云远去了。

而等三首蛟脑子绕过来的时候,真君神殿上的灯已经换了一茬了。

 

“我说老蛟啊。”

“你说谁呢。”

“……我说三头啊,你还要等多久才能离开这灯啊。”

“等到盘古再世吧。”三首蛟闭上眼睛,没再理那只蠢狗。

 等到那灯灭了吧。

 

 

End.

 

 

至于那同生共死的法印。

现在,与其说是枷锁,不如说是一种幸福了。


评论 ( 4 )
热度 ( 70 )
  1. 饕餮惊蛰_viggo 转载了此文字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