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李】色字头上(1)

1、

 

唐蜜决心报复她的老板。

她不是一个容易记仇的人,毕竟如果天天记仇的话估计她早就被李寻欢和她老板给气死了。

哦,她那时候还不认识杨孤鸿。

话说回来,唐蜜看了一眼手中的香粉,觉得自己真是机智无比。然后,“蜂蝶远避,轻功无双”的唐女侠就被绊倒了。

等到她一个移形换影勉强接住了掉下来的小瓶子,里面已经是空的了。

“唐蜜,你这样小心真招惹了蜜蜂什么的。”被香粉撒了一头的六如公子即使没生什么气也出口调侃了一句。

唐蜜惋惜地看着一头香粉的李寻欢,真是浪费:“是,不如你,什么都不用抹就能招来一大堆花蝴蝶。”哼了一声,“别忘了多洗洗。”

“哎。”长叹一声的李寻欢看着唐蜜嘀嘀咕咕地走远,感到一阵心累。

又要被传甲抱怨了,“少爷,自来卷头发很难洗的”。小李探花摇了摇头回了卧房。

 

 

关天翔是第十八次撞见唐蜜在他房门口转悠了。她一脸鬼鬼祟祟简直就是把“我在想办法整你”写在了脸上,连推测的劲都省了。

他不由得怀疑起自己选人的目光,下属都是这样还得了,要上天吗?

然而现实告诉世人,下属还是不能算计得过老板的,不然她为什么还是下属。

关天翔绕到她身后拍了一下她的肩,趁唐蜜慌忙回头的时候,拿走了她手里的东西。

一个瓶子?

“吓死我了!老板你能不能别这么神出鬼没的?!”

“是谁神出鬼没还不知道呢,整天在我房门口探头探脑,又想到什么整人的法子了?”

“怎么会,我哪敢整您啊。”微笑,“我先走了啊。”

找人的时候找不到,好不容易看到跑得倒是比兔子都快,关天翔拿着那个来路不明的小白瓶进了屋,暗叹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早晨的空气因着太阳升起渐渐变暖,李寻欢照例来找他大哥谈天说地,喝酒品茶一番。

武功这种东西,对于修习多年的人来说,一旦失去,岂是轻易就能释怀的。李寻欢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感动于关天翔的作为,又十分关怀他的心情。他怕关天翔会在清晨这个通常练武调息的时间伤怀,徒增烦闷,便每天早早过来与他一同练一会儿剑法,联一会儿诗词。

李寻欢轻敲房门,不一会儿就有人开了,大哥果然在等他。

“我正想着你什么时候过来,就先在屋里摆了茶具。”

“今天不喝酒?”

“你这个酒鬼,我家中藏了一种波斯进贡的美酒,有空一定请你尝尝,但今天我们还是喝点茶吧。”

“喝茶也好。”李寻欢明白大哥是担心他为小云输了内力心脉可能受损,才不让他喝太多的酒,大哥他实在对自己太好。

等等,怎么这个瓷瓶这么眼熟?

“啊,这个啊。”关天翔看着李寻欢拿起了那个白瓶子,“昨日倒也有意思,唐蜜在我门口呆了半天就塞给了我这个。”

“昨日我在花园撞见唐蜜,她拿的也是这个,如果两个一样的话,这应该是瓶香粉。”

“香粉?”关天翔显然难以理解,“唐蜜也会用香粉了?”

“大抵是女孩子就还是喜欢的,但是她为什么把这个给你呢?”

鉴于关天翔其实是半抢的,他现在有些张不开口,便抱着疑心打开了瓷瓶。

唔,好大的香气。刚一开瓶关天翔就被熏得马上合上了,唐蜜的品味也是一个迷。

等到他把瓶子放下想心平气和的跟李寻欢讨论一下唐蜜的动机时,他突然发现有什么东西似乎不太对劲了。

李寻欢整个人都变得非常有诱惑力,比平时还要非常的那种。

他恍惚了。

大概和悦北侯府养的二狗闻到肉骨头一样。

咳咳,不对,这怎么能相比。

明明像是遇见了在水一方的佳人。

惊鸿中的影。

关天翔已经不太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了。他把手伸向那个人,拿起一缕发丝放在鼻下轻嗅。

花丛里的诗。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7 )
  1. 盾冬益生堂惊蛰_viggo 转载了此文字
    鼻血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