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来日可追(The Future Can Be Pursued) 01

01


Such a delicate high head,

All that sternness amid charm,

All that sweetness amid strength.


Ah,but peace that comes at length,

Came when time had touched his form.

 

                ——Yeats《peace》


“你不明白!”

“谁又指望能理解你这样的外星大脑呢。”

深呼吸,卡尔看了一眼嘴角还留着冷笑痕迹的蝙蝠侠,转头离开,红色的披风滑过,带起一阵旋风。

他知道,不用透视也知道,白色护目镜后的眼睛里一定是写满嘲讽,对了他根本也透视不了,记得吗,含铅,蝙蝠侠防备一切。

然后他更加愤怒地变成了一道红色的轨迹。

“......”良久,那个留在原地的黑色身影轻轻哼了一声,转头也离开了房间。


他什么都不明白。

卡尔在孤独堡垒看着窗外的冰雪,回头用热视线解决了一个训练机器人。

一阵莫名的悲哀掺杂着愤恨袭来,他关掉了模拟系统,飞上了云霄,独自呆在外太空,只有那里能让他感到宁静。

看啊,他以为找到了世上能理解他的另一个人,而他却是如此不近人情。

他们被共同的理想所吸引,最终相爱,却一步步走向了分裂。

卡尔感觉得到他们在相互背离,却无法挽回。

这太无力了。

他在真空中苦笑出声,无人聆听。


“哼。”

一记凶猛的左勾拳打在沙袋上,得到了一声沉闷的回响。

真是奇思妙.......异想天开。

他不会相信任何人。

所有人都是复杂的,必须要在黑暗才能知悉更多的东西,更多隐藏着的东西。

他也是一样。

又是一记,沙袋终于不堪重负的被击飞,倒在地上被溢出的沙粒所覆盖。

深深叹了口气,他也一样。

“阿尔弗雷德。”

“是的,布鲁斯少爷。”

“把卡尔...把超人的东西都处理掉。”

“好的,少爷。”听到这吩咐的管家只挑了一下眉,便平淡地接下了指令,“所有吗?”

布鲁斯的声音低沉,接近蝙蝠侠的声线却有些苍白:

“所有。”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不过需要他们的事情总是很突然。

超人刚来得及从外太空返回,战斗就已经开始了。

魔法,对于联盟来说,非常难以对付,事实上他们根本毫无头绪。

绿灯制造的牢笼毫无用处,敌人转瞬间就移到了其他的位置,而等闪电过去的时候,打到的却是一堆气球。

接二连三的爆炸后,超人愤怒地用红外射线瞄准魔法师的腿部,得到了一蓬鲜花和蝙蝠侠的吼叫,然而在所有人都没发觉的时候,时空似乎静止了,他只来得及把离得最近的蝙蝠侠拉到身后妄想挡住点什么,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晕了过去。

绚丽的白光,花哨的幻境,钢铁之躯对魔法一向没有抵抗力。

凡人更没有。

超人在晕倒前自嘲却又欣慰的想着。


然后克拉克醒了过来。

小记者恍惚地揉了揉眼睛,就抓起了一旁的眼镜匆匆跑进了浴室。

今天佩里说要有新的任务交给自己,绝对要早到才行。

匆匆整理完行装赶到星球日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一切如此顺利。正当他感叹今天的好天气时,就听见一声咆哮袭来,“肯特!快过来!你还要在原地站多久,咖啡机可不会吐出稿子来!”

好吧,他收回刚才的话,今天也许和每一天都没什么区别。

除了这个。

他看到了塞过来的资料,上面满是一个人的图片,或站在聚会中央如同王子,或在歪着头听取大概是自己同僚的采访。如果对面是个金发美女的话,也许还会赏赐一个微笑。

手指停在那人的蓝眼睛上,他怎么会这么想呢。

“克拉克!”一个激灵,连忙抬头抬了抬眼镜,“呃,佩里,我是说,头儿,好的。”

“我已经叫了你三次了,你今天怎么这么恍惚。如果还不在状态的话,就换成路易斯去,虽然她想做污水处理厂的报道很久了。”

“不,我没事,我马上就去准备。”

“没有时间了,这是紧急采访,哥谭王子兴致大发起来干什么都可能。”佩里点了点他的资料,“路上准备。”

“......好。”

早知道他就换那身西装好了,那是他和......谁。思维停顿了好几秒,“克拉克?”

“好的,我马上就来!”匆忙应道,哪有什么人会陪自己买西装呢,接受现实吧,克拉克,你只能穿着这身五天没洗的凑活了。

把笔记本塞到包里,捧着一堆文件的克拉克凑巧赶上了快要关上的电梯。

桌边的蝙蝠侠玩偶安静的站在一堆笔筒旁边,却在电梯关上的瞬间消失了。


布鲁斯韦恩看着外面的高楼一栋栋闪过,阳光照耀下,如此壮丽,如此光鲜。

大都会,明日之都。

他有些嘲讽地笑了笑。就像那个蓝大个一样,从他头上的卷发到红色的小靴子都标榜着希望与未来。

但是没有什么是永远光明的,黑暗在光明的庇佑下隐藏得更深,而他就是深陷黑暗之人,他不需要光明来普照大地,他需要的只是可以掌控的安全,这种徒有外表的地方不能让他感到安全。

手指搭在座椅的扶手上,他翘起一只腿,这里让他感到陌生,但是他不应该觉得陌生。

这太奇怪了。

他双手交叉,皱起了双眉。

“少爷,您不能连出个差都这么苦大仇深地面对着你的老管家,恕我直言,在这种光明之都您应该放松,而不是皱着眉头像怀疑所有路过的人都是罪犯一样。”

阿尔弗雷德毫不费力地用着他的英国口音念叨了长长的一段话,终于在最后一个字母结束的时候,哥谭义警松开了他的眉头。

疗效显著。管家感到十分安慰。

好吧,接下来是什么,星球日报的采访?王子转移了他的目标。

那个傻大个也会来吗,哼,拿着水笔假装一个笨拙的记者。亏他想得出来。

他不无尴尬又好奇的想着,还怀着一丝小小的恶劣意味。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叹息着,微笑着。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