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耶尔x夏洛特】如死丰盛

*看完Vampire Hunter D后的突发短篇,用了一下小说情节,其实还是私设*

*纪念一对儿爱人*

*时间玩了一个梗*


 

 

 

少女依然记得当年湖畔的的惊鸿一撇,也许无论过多少世纪都不会忘记。

即使她已不再是少女。

 

鸟儿从牢笼中逃了出去,她去追,便进入了远处的树林。

林间青葱斑驳的树影洒下,不算阴暗的天气。她赤脚跑着,长裙刮过湖边浅浅的草地。

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声响,一辆冥界所来的马车擦身而过,华贵异常,在这衰败却繁盛的遗址显得格格不入。

她摔倒了,脚有些擦伤却不严重。也许这一刻的好奇与勇敢就注定了他们的爱情是不顾一切与决绝的,她抬起美丽的脖颈去看马车。

帘子被掀起一角,阴影覆盖在窗口,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尖刻的线条与白发转瞬而逝,她目不转睛,仿佛这就是疗伤的圣药——那爱泉的流水啊。

树影移动,帘子又被放下了,她顿觉失礼,低下了头。

“......小姐。”

如歌唱一般,低沉的嗓音穿过幽暗的影子回荡在密林里,那人似乎犹豫地开口。

少女惊讶地抬头,等待着,哪怕是一个颤音,让她相信自己没有遇上一个鬼魂。

“您还好吗。”

没有让她期待太久,抑扬顿挫的音调又一次响起,比上次更加缓和。

“我没事。”

少女回答道。

“谢谢您,先生。”

她实在是一个教养良好的淑女。

而且勇敢。

吸血鬼不明白心脏中传来的揪紧是什么,他把手放在左胸,仿佛那样就可以平静。

“您可以进来,请允许我为你处理一下,伤口。”

他许久又说道,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美丽的眼睛,隔着几乎密不透光的帘子。

她注视着波动的帘子,似乎这样就能透过它看到说话的人。

转瞬之间的永恒,幽冥的鬼魂感到不朽的时间从他堕入地狱的那刻呼啸而过,落到了此刻少女的脚上。

温柔又优雅。

她踩在马车的阶梯上,就如一步步踩在他的心脏上。

那如生的门扉已经向他敞开怀抱。

如此美丽。

如此危险。

甘之如饴,义无反顾。

如果在这荒芜的大陆上,他除了该死的渴求一无所有,就让他选择这毒酒一般的爱情吧。

他从黑暗中伸出手,握紧了他温热的爱人。

少女被凉意所惊,随后却回握了鬼魂冰冷的肢体,温柔地叹息,“您的手怎么会这么凉。”

“因为我是没有灵魂的人。”

吸血鬼这样说道,想把手往回抽。

“那就让我为您暖热一点吧。”

还带着太阳的温度,另一只手从下面覆盖在了他的手背上。

太过大胆,更像是单纯。

“你不可能暖热的。”

仿佛叹息,车厢里的火光突然升起,一张苍白的,泛着微微青色的脸露出,双瞳血红而闪亮,白色的发丝被拢到背后系起,只留前面稍短的用饰品所缚,向后弯成一个张扬的弧度。

少女惊讶的注视着,她感到目眩神迷,却不是那个族群天生的惑人能力所致。

吸血鬼没有再看她睁大的瞳仁,他突然悔恨起永生的痛苦,他厌恶起自己的身体。

他俯下身去握住她的足腕为她疗伤。

“我叫夏洛特。”

修长的手指顿住了:“我是一个贵族。”

贵族意味着什么,每个人类都很清楚,那是吸血鬼统治上千年的遗产,是残破不已的忌讳。

“我叫夏洛特·埃尔邦,先生。”

她动人的眸子倒映出他的眼睛。

每个看到她的人都会爱上她的,麦耶尔伸出手去碰触她的脸庞,我爱上她了。

“麦耶尔,麦耶尔·林克。”

手滑下来抬起她的手背,在上面烙下一吻。

 

吻痕重合,久远的记忆合在了一起,夏洛特于沉眠中醒来,嘴唇苍白,“麦耶尔。”

“我的爱,是我。”

西历12490年,他们再次相遇。

于夜之都。

 

 

 

 

 

 

 

评论
热度 ( 11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