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x清河王子】江湖人(1)

1.君山银针

 

 

清河王笑着把酒壶翻过来给女子看时,就觉得指尖已经开始麻痹了,心知自己是中了毒,却不动声色的稳稳用关节勾住把手放在桌子上,直视着对面。

“我在喝这壶酒之前,酒已经流完了。”

只是没料到杯沿还抹了毒,幸好没有擦到多少,毒性不烈,待找个地方运功逼毒即可,现在,要解决眼前的敌人。

“......”

眼前费尽心机的女子任务失败,看着无恙的清河王,抽出腰间藏着的匕首便要刺去。

然而目的既然暴露,刘蒜焉能不会防备,人初动,便一手拍起银箫点在刺客颈边,行云流水,咫尺间夺得先机。

转手收起兵器,得知是梁翼派来的人后,想必这间酒店也都是他的人了,此时宜马上离去,晚了自己中毒已深失去知觉,难保不会被制。

脸上一派云淡风轻,僵硬却已蔓延至掌中,攥紧箫,刘蒜施施然退场,强行定了定神,步步落下去竟如踏入水中般不知深浅。

看着一旁探寻眼光的“亲戚”,温雅一笑,继续往前走,手中银箫竟已握不住从指尖掉了下去。

然而他等待着的清脆声响没有传来,却是一只温热的手将他的武器递到手中紧紧握住,另一边手臂已被架住,缓了他愈倒的身体,从外人看来如久别重逢的老友相见一般。

“刘兄好久不见,不如到我那里一聚?”

男子的声音传来,清河王这才看清那个出面搭救的“老友”长什么样。

一张沉稳的脸被江湖浸染风霜,但眼睛里闪着的光芒与温暖却是任谁见了都会心生好意的。

“好,请。”

刘蒜客气的笑了笑,从眼睛里露出感激。清河王门下食客三千,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这个人。

酒楼老板与伙计对视一眼,明智的选择了按兵不动。

来的人没有穿着江湖人惯穿的短打,而是一袭青色的长袍,然而仍能从戴着护腕的结实手臂与腰间的长剑告诉他们——他不是他们能惹的人。

一个有防备的清河王尚且应付不来,更别说再加一个武林高手了。

男子也一笑,一手扶住刘蒜的肩,便如知己好友般勾肩搭背的出了门,虽于礼不妥,却更显这人的热情豪爽。

两人转过一个拐角,待离开探视的目光后,刘蒜忙转过身,向男子致谢,“多谢兄台相救,在下感激不尽。”却没有取回银箫,而是拱手歉意的苦笑了一下,“只是,还要麻烦兄台了。”

“哪里的话。”男子应允的拱手回礼,看着对面的人听完便倒了下去。

自然的接住浑身无力的清河王,他略想了想,便打横抱起人,寻了一条僻静的小道消失了。

 

“嗯。”

一声鼻音传来,男子收起运功的手,伸手拿过一个痰盂接住吐出的毒血。

血成黑红,此毒确是厉害。

皱眉看着一旁独自运气调息的刘蒜,是谁会去暗算淡泊名利,为人仁德的清河王爷呢。

正自思索,另一人已经收功睁眼,呼出一口气,“多谢兄台助我逼毒。”

“不敢,谁人不晓清河王德配天地,不知是什么奸人竟敢暗害王爷。”

说完又觉自己还未报上姓名如何有资格去探问这等隐晦之事,便拿起一旁的配剑双手托于手上,“在下姓陈单名一个清,这把剑名为银针。不才,却是与王爷有缘。”

清河王先前在店里听他唤自己刘兄已心存怀疑,此刻讶异于他知晓自己身份,接着便看到了那古朴的兵器,随即了然的一笑,“原来是陈兄,确是有缘。”也拿出自己的银箫一比。

清河王以箫为兵,箫唤“君山”,乃取自君子如竹,仁者乐山之意。又与洞庭君山同名,正是不离江湖潇湘,志在山水相伴。

巧的是江湖上排名第四的燕地剑客陈清配剑名为“银针”,意为剑如针刺,影如银芒,轻快难觅,无孔不入。

二人成名皆在数年之前,却不约而同的给兵器取了这样的名字,君山银针,既为名茶,又为武林中的两大神兵,一时也传为佳话。

然而与众人所揣测的不同,他们的所有者其实从没见过面,现在相见是在这样的情形也是两人没有料到的。

相视一笑,两人都觉得因缘际会,不可言说,未见之前就听闻对方已久,见面后对方又是如此出色的人物,不由得心里都暗暗引为好友。

“谈不上德配天地,”因为余毒刚清脸色还有些发白的清河王子谦逊一笑,“只是有人有心而已。”

见对方不便多言,陈清也知道交浅言深的道理,便点了点头,“王爷是有福之人,自不会被宵小所害,但今后还是小心为上。”

“谢谢陈兄关心。”

陈清见刘蒜身体尚虚弱,便递过去清茶漱了口,扶他躺下了,自己跑到外间去守着。

展开银针,如流水的光溢出,与那君山的通体银白倒也相像,剑客摇头笑了笑,收剑回鞘,双手一搭,开始闭目养神。

刚刚,半个时辰之前,他在店中点了一杯君山银针,正欲将杯子拿到嘴边一品,就看到刘蒜出来,头上束着金线编织的发带,身上穿的也是浅橘泛金的外衫,如此耀眼浮夸的衣服在他身上却如此服帖,贵气,又清雅。

有些人只见一面就足以信任。

这句话他即使阅历丰富原来也是不信的,但见到这个清河王子后他突然理解了。

于是在那人显出有些不对时,他就起身了。

幸甚。

 

淡淡的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窗桕中射入的阳光渐渐移动,过了良久,直到日头西斜,只听到一声门响,陈清回头,正看到已经起身的清河王。

“王爷休息好了?”

看着坐在外面守着的陈清,心中涌上一阵感动,“怎敢劳烦陈兄久候。”

陈清摇了摇头,知道双方都是不需要这些虚礼的人,清河便不再多说,掏出一个小型玉牌,“如若陈兄不嫌弃,我们就是朋友了,日后可随时来清河王府找我。”

收下还泛着暖意的玉牌,陈清慎重的点了点头,“刘兄。”

“陈兄。”

对视一眼,两人不由得因这意外严肃的气氛笑了起来。

相逢既是有缘,日后必会再见。

陈清看着远去的刘蒜,突然觉得与这个人还会再遇。

 

 

tbc.

评论
热度 ( 15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