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舒】番外:经世离别

*没错,我还没写正文就已经有番外了*


经世离别。

 凄风苦雨。

 黑衣的男子凭窗立在高楼,他的手指轻轻打着窗棂,四角的铜铃被疾风吹的散乱不成调子。

 风回楼中,外袍的衣角被吹起,未束起的长发互相撕扯着。看不分明男人面容,但依稀可以知道他是在眺望一个方向。

 急雨冲刷着似乎快被风拗断的树枝。

 雨惊披病起,忆君客处无?

 他停止了敲打。

 他现在常常在回忆,充满了血泪的那十六年。以往他知道舒夜会在,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他找他,总会找得到。这种事实一直持续到半年前,他离开了,带着一个甚至算不上承诺的承诺。

 而他竟然也以为那个承诺会变成真的。

 一般在这种事上舒夜不会骗他,但是这只是信口一说又怎么算得了真呢,也就只有他,看似是满怀祝愿的看着朋友去寻找自己的生活,实际上心中却是千般希望他留下来。

 留下来的话,就可以天天看着他了。

 闲暇时对酒、在朝时论政,不会让他颓唐,也不会看着他郁郁寡欢。

 他努力了近二十年,除了自己的抱负,所求的、所向往的生活,不过也就是如此罢了。

 而不是现在靠着传言与一点点蛛丝马迹来揣测他的行踪。

 似乎也觉得自己思虑太多,男子笑了起来,有时候墨香觉得现在自己就像是乳母一样,见不到孩子就胡思乱想,见到孩子就快活的不行,想把一切好的都给他,等到孩子想要出门了,即使再担心再不愿也不会拦着他,真真是一样的。要是说与舒夜听,肯定又会被他笑了。

 可是他就是这么想的,想来情人也...

 ...想来好兄弟也是这样的。墨香在脑内改了口。这件事,他想都不能想。


评论 ( 4 )
热度 ( 9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