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午夜】Light

*第一次写菠萝午夜,若有ooc那一定是我水平太差〒_〒,请大家谅解

*看到zoo太太的菠萝午夜的同人图产生的小脑洞

*清水温馨短篇,权利战队v3革命剧情之后

 


午夜战士又一次走进了街角的酒馆,他摘下充满污迹的头罩,试图融入喧哗的人群中,用酒精什么的释放一下战斗后多余的肾上腺素。

是的,他很少感到疲倦,可是任谁在“离婚”三年之后再见到自己的丈夫与已经叼着烟的的女儿都会有些不自在。他的感情依旧没有改变,不管是不是被哪个混蛋操了脑子,他都深爱着自己的家庭,愿为他付出一切。可是他就是…...天哪,他已经太多年没见阿波罗了。

———————————————————————————————————————

午夜感到他的每一根骨头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他需要光他需要温暖,尽管他的大衣依旧紧紧粘附在他的身上,他的计算机不断反馈着他的体征数据告诉他并不需要更多的热量,可他就是无法忍受呆在这阴暗狭小的废弃地下室里。他想念母舰大床的温暖舒适,思念珍妮在他怀里熟睡,怀念安心躺在那个人的臂膀里……该死,他就是不能不想他。

他绝望地跪趴在地上去嗅残余的味道。

在那些最黑暗的日子里,他们在这儿疯狂的做爱,天神与野兽在冰冷的地板上相互抚慰对方,每一块地面与他的皮肤都被金色的神祗留下了印记。他是如此贪恋他的爱,仿佛没有什么可与之相比,这就是为什么他惧怕未来。多么荒谬,他惧怕自己杀了他的神。宁愿再也见不到他,宁愿自己的余生就像这样跪在地上汲取微末的过去维持生命。

这里没有光。

这里没有光,我知道,午夜站了起来,黏在皮质大衣上的灰尘依旧跟着他。

他向外走去。

———————————————————————————————————————

“嘿,伙计,你还好吗?”午夜放开撑着头颅的手臂,转过头去看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在普通的世界任何角落都能找到的凡人。

“我很好。”午夜随手把酒费压在了酒杯下就推开了酒店的门。真是个怪人,他听见后面的人在说。他裹紧了风衣,华盛顿的冬天总是这么冷。

“门。”他说,走进了金色的光辉里。

“重游故地结束了吗?”那个金色的头上像圣灵一样带有光环的神向他走来。

他没有动,“刚回来,你……”

阿波罗没有说话,而是漂浮着从后面抱住了他,“你看起来有点冷,午夜战士。”阿波罗把头贴在他的头罩旁,感受着爱人的温度,紧贴的制服把温暖从胸腔传递到他的背上,“我来负责给你提供阳光。”

THE END


评论
热度 ( 36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