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viggo

善用归档
https://afdian.net/@viggo1124

【卡卡西中心】除颤

*祝新年快乐*

*卡卡西第一次PTSD*

  @三郎 希望喜欢


 

“你在干什么,卡卡西?”

夜雨降临的野外里一块黑色的岩石隐隐约约动了一下,迅速离开了原地。

“快跟上。”

幸田上忍刻意慢了一步,直到他确认那个瘦削的身影已经闪到他身后。

“……集中注意。”他盯着队里最年轻的上忍,最终只抿了抿嘴角。

银白发色的年轻人沉默地点点头回应。

他们深入水之国已经多日,却迟迟没有得到先遣部队的接应,方向不明,身上的兵粮丸储备也不多,好在幸田队长是个久经战场的忍者,这支小队虽然阴阴沉沉但并没有慌不择路。

“队长,松岛回来了。”披着藏蓝色防水斗篷的青年蹲了过来,是副队长中居。

“队长。”

“什么情况?”

“前方是一处很大的湖泊,西边有雾忍的人。”

“人数。”

“看不清,大概有二十人。”

宽额头的男人低下头沉思,他们只有十二人,大部分还是中忍,胜算并不大。

“绕道吗?”中居皱着眉。

他们已经走得太远了,在这里进行遭遇战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

“卡卡西,你怎么想?”幸田转过头询问,队伍里的四名上忍决定着这个小队的行动。

少年个子不高,凑在其中画面有些滑稽,他摇了摇头。

“我认为,不能躲开。”

中居抬头瞄了一眼对面。

“雾忍依托天然的有利地形,但相反,他们的警觉性也会变差。”卡卡西垂着眼在地上用树枝划动湿泥,“这是其一。”

“其二,”他没有得到质疑和回应,便继续讲下去,“我们虽然迷路,但潜入过程中都没有遇到其他敌人,遭遇敌方,一般的判断都会是圈套,但是反过来想,如果真的是圈套,具备天时地利的他们会布置这么多力量充当诱饵吗?”

负责侦查的那名上忍突然出声:“就算如你所说,我们运气也并不好,敌方确实具有很大的优势,这毋庸置疑。”

“恩。其三,”卡卡西并不反对,“敌方的优势,也可以是他们的劣势。”

“……”中居副队长看着地面上简略画好的示意图,开口,“你是说敌明我暗,逐个击破?”

“不,正相反。”白发被濡湿了掩在兜帽下面,齐齐撇在护额的一边,“我们要使他们聚在一起。”

幸田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看着年轻人苍白的双手,点了点头:“属性相克,天才果然是天才。”

听到这句话,卡卡西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用默然来回应,而是有些恍惚地愣在了原地,直到队长叫了几声名字才突然惊醒。

“卡卡西,今天晚上换其他人警戒,你休息一下。”

“……是。”

松岛和中居副队长这时刚反应过来战役的突破点,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但是,卡卡西,你没有必胜的把握,我们是绕道去汇合,应该考虑人员的损失问题。”中居亦是负责与先头队伍联络的感知型忍者,可惜时至今日他都没有开始自己的任务。

“我们来到战场的目的也是为了歼灭敌人,与先头部队汇合只是为了达到这个最终目的的其中一步。”幸田队长截道,“况且,如果继续向前走,一旦遭遇敌村忍者,面临的就是腹背受敌。”

卡卡西张了张嘴,还是继续说下去:“这次战斗不会大,但也不会悄无声息。敌方知道后也会缓解先头部队的压力,并且,先头部队也会知道我们在什么位置,主动与我们联络。”

“这就是其五?”负责侦查的松岛是个嘴角有疤的青年人,他兴致勃勃地替卡卡西总结最后一条。

“……是,这是其五。”

“啧啧,不愧是黄色闪光的弟子。”松岛毫无奉承意味地赞叹。

“好了,剩下的详细作战计划,我们明天再谈,今晚先原地休息。”幸田示意会议停止,他们已经赶了三天两夜的路了。

“是!”

 

“你睡不着?”

“幸田队长。”卡卡西侧头看了一眼凑到洞口的中年人。

“水门说你最近状态不太好。”斜风吹进来的雨水混着小部分泥沙从石壁上蜿蜒而下。

 “……”黑色的口罩让人产生一种卡卡西并没有开口的错觉,但幸田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上忍承认的声音。

“其实,很多忍者都有过,不过大部分都发生在第一次从战场上下来的时候,很难相信你经过了两三年才突然发作。”

“它会使明天的战斗存在隐患。”卡卡西低着头,注视自己的双手。

“不要把自己的事情看得这样冷漠客观,”队长拍了一下少年人的肩,“这不仅仅是战斗相关的问题。你是这个队伍的队员,我们会互相帮忙的。”

“我不会拖累你们。”卡卡西从来没有如此弱势地宣言过。

“怎么会,你可是我们队里的上忍,我们的军师啊。”队长忍不住又一次拍了拍卡卡西,这次的幅度很小,更像是一种关怀。

“呵。”年轻的木叶技师闭上眼睛,轻轻扯出了一个微笑,“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同伴。”

六个小时后雨依旧没有停,朝阳掩在阴云之后,深灰的铁幕下松岛再次出发,不过这一回他带上了卡卡西。

空气潮湿得令人生厌,太多天数的雨水让松岛感到自己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充满了水汽。

“他们比昨晚的戒备要弱。”松岛伏在一个岩石后面向卡卡西比划。湖泊旁有五个人守在营地附近,面容疲倦。

“嗯。”卡卡西点头,敌人往往在夜间警觉而在凌晨放松。他站在树上拨开覆在左眼的护额,观察了一会儿暗哨的位置后,示意松岛绕到另一侧去。

松岛随即隐没在土中,他精通土遁,在侦查上有自己的独特技巧。

果然,不过片刻松岛便回来了,头蓬上都是深褐色的泥浆:“营地有三个小组,其中一组负责戒备,我担心有感知类忍者就没靠近。”

看来至少有两组负责暗哨,卡卡西拉上护额从树上跃下,轻盈地伏在地面,相比日后年长者漫不经心的眼神,年幼的他正皱着眉全神贯注地扫视湖泊周围的环境。

“怎么样?”

“人数有变化吗?”

“留守的人数多了三个。”

“嗯,我们回去吧。”

松岛挑起一边的眉,但卡卡西已经转身离开,只好跟了上去。

“所以,暗哨只有一组?”

“是,不过变为两个小队长。”

“这样……”幸田低头沉思。

“写轮眼果然厉害。”幸田右侧的人冷不丁出声。  

卡卡西猛然抬头紧盯住藏蓝色斗篷下的青年,单眼露出的冷漠血气令中居不禁心中一悸。

空气凝滞片刻,幸田突然伸手把卡卡西握死的拳头盖住:“卡卡西,马上就要行动了,你昨天没睡好先去休息一下。”

“……是。”似乎刚刚的杀意都是幻术作祟,卡卡西疲惫地点点头,精神恍惚地走到一旁。

“……”旁观了一切的松岛一时间失语,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继续。”幸田没有解释,而是敲了敲卷轴驱散紧张气氛,会议迅速进行下去,并依据卡卡西提议的计划安排,将这次战斗定在了两刻钟之后。

“老大。”松岛用指腹摸了摸自己唇角,寻了个会议后的空档找幸田单独聊天。

“嗯?”幸田闭着眼睛都知道他肯定是来问刚才队里的摩擦。

松岛看着不怎么搭理他的队长,决定抛出个大的:“卡卡西,呃,出现应激反应了?”

“咳咳——”正收拾武器包的队长一时噎住,差点被刚编好的解释呛到。

“……”

“老大你这样作为部下我很难过。”松岛环抱双臂,仿佛对幸田蔑视自己智商的罪过切实失望。

“……抱歉,但是,你怎么看出来的?”幸田诚挚道歉。

“其一,我是负责侦查的上忍;其二,我经历过啊。”松岛高深莫测地摆出两个手指。

“松岛君你……”

爱面子的侦查上忍此时却摇了摇头:“虽然纠正了我的形象很重要,但是老大,我们要保障接下来的任务……和卡卡西君的安全才行。”

 

行动的时候卡卡西的状态好了很多,似乎是运用写轮眼的查克拉恢复了一点,他发青的眼窝看起来也没这么憔悴了。

计划中他负责带领一个小队把暗哨剔出来,并且由他进行最后的一击,可以说,这次他是战斗的关键点,小队的其他人既是猎人也是护卫。

“此外,中居副队长负责各小队联络,松岛君负责狙击漏网之鱼,其他人随我将包围圈缩小。诸位了解了吗?”

“是!”

“散!”

无论战前的情绪如何澎湃,忍者的行动依旧是静谧的。雨还在下,密林中的水汽被极快的风经过,强行在空中改变了轨迹,然后又轻轻地滑翔落下,在地上的水洼里形成一圈圈同心圆。

树叶上的水流连着雨滴落在卡卡西的面罩上,他深吸一口气,在脑内询问其他人的位置,尽量让自己不要被下脸颊浸湿的触感影响。

“中居,怎么样?”是幸田队长沉稳的声音。

“敌方暗哨没有感知类。营地里的三组,一组在一点钟方向靠森林一边戒备,两组在两点钟方向的帐篷里。”

“好,行动。”

卡卡西冷静地听着远处的声音,没有声势浩大的忍术,也许多半都被幸田队长用风遁解决了,不过雾忍村的忍者想利用周边条件,就一定会向湖泊方向聚集。

“飒——”一只手里剑贴着卡卡西刚才站过的位置落在树上,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他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在对面树干,双手已经结完了印:“火遁·凤仙火之术。”

“水遁·水阵壁!”

空中陡然出现一堵高大水墙,火焰扑在其上全部化作了蒸汽。

“哼,这样的火遁也敢在这种环境下对抗雾忍吗——”

忍者话音未落,水墙外突然袭来强大飓风,巨大水量从他头顶降落。

“水遁·水牢之术。”只见他嘴角笑意未收,快速结印,将水牢术作用在了自己本身,汹涌水流从水球上平缓滑过,里面的人丝毫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是吗?”

雾忍迅速转头,一个看不清脸的银发忍者已站在他身后,他目瞪口呆地注视着一蓬绚烂的冷光在眼前炸开便永远失去了视野,平静冷漠的反问夹杂着雷电破空之声成为了他这一生最后听到的声音。

结束了。

“年纪轻轻,却这么胡来。”脖颈处似乎有气流吹拂其上,颤栗自头上向下传递,卡卡西迅速瞬身到地面,滴落的血液擦着他的袍角落在树枝上。

“这目光真像一个狼崽。”树枝上的人没有跟下来,她静静俯瞰着卡卡西的左眼,眼神饶有趣味,“很好。”

卡卡西盯着树上死去的同伴,他刚配合自己杀掉敌人,就被杀于杀人之地。

“队长。”另外两名队员也聚到了卡卡西身边。

“别动。”卡卡西打了个手势。

树林里突然变得极静,一片暴雨打击下的树叶受不住冲刷,从高空坠落,与此同时,双方一同发起攻势。

“风遁·风切之术!”

“火遁·豪火球之术!”

“水遁·水流鞭!”

风遁和火遁结合的忍术是水遁属性相克的死敌,这样的对战方式是之前就计划好的方案,但这名雾忍的上忍显然防备着这一点,树上身首异处的那人显然只是她的水分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水流凝成一束,绕过风刃的封锁从地面迅速袭来。

“队长!”

尽管两名中忍已经回头施救,但卡卡西已被突如其来的水鞭挟去,无法施展结印。

“果然还是太年轻了。”雾忍假意可惜地叹息,将手伸向被缠绕着不能动弹的卡卡西的左眼。

“我是不会重复第二遍的。”

“什么?”女忍者看着被紧缚的俘虏,笑意盈盈。

然而下一刻,这名俘虏就在她眼前炸裂开来,化为雷电,疾光掠影般沿着水鞭盘上她施术的手臂。

两名木叶忍者刚要欢呼解决强敌的胜利,却没料想这名雾忍并不像上一名那么简单。

“果然是狼崽!”她立刻解开忍术的控制并退后结印,一堵厚实土墙突然出现在她与电流之间截住了水电合并的攻势。

“水遁·水牢之术!”

卡卡西并未停止追击,本体自树后出招,牢笼转眼间就自下而上包裹住这名雾忍。

竟然这么快就学会了水牢之术!雾忍村的上忍终于意识到这名少年绝不只是有点脑子,只可惜,这种稚嫩的施术还差得远。

“水遁·水替身之术!”  

雾忍身体迅速液化在水牢形成之前逃离,朝向另外两名忍者而去。

果然初学的术破绽太多,卡卡西来不及恼怒便催动身体迅速追击,但是,过远的距离根本就来不及回援。

不。

混蛋。

我又救不了他们。

他的心脏猛烈颤动。

苦无前划的动作在写轮眼的帮助下放慢了成千上万倍,一寸寸地提醒卡卡西这种悲哀现实的重现。

任你目眦欲裂,也无可转圜。

“土遁·心中斩首术!”刹那间一只沾满污泥的手从地面伸出牢牢握住了那名雾忍的脚腕,将她从一个刀尖边缘拖入另一个刀尖边缘,也将她拖离了卡卡西未来梦魇万千源头之一的形成地。

雨还在下,浇了地面上爬出来的人满脸,露出了那道潇洒不羁的疤痕咧在嘴的一边。

“好久不见,卡卡西。”侦查上忍随意地甩了甩手中的血泥,向刚刚站稳在他身边的年轻天才问好。

而年幼的卡卡西平复着战役后喘息的胸膛,把自己激烈的情绪波动掩藏在面罩之下,郑重地向同伴递出了一张灰绿色的手帕。

“……谢谢,不过,还是等到一切结束后再用吧。”松岛有些茫然地接过队友的好意,向湖边方向歪了歪头示意。

卡卡西一行人赶到的时候,湖泊方向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幸田队长和中居副队长牵制着两个上忍,另外有一名雾忍村上忍被木叶的五名中忍拖住缠斗,而其他没死的雾忍中忍则在湖泊的边缘帮助两名上忍协同战斗。

“准备好了吗?”松岛在埋伏的灌木丛边拍了拍卡卡西的肩,阴暗的天色并不会影响他的判断。

卡卡西不自在地动了动,忍住了将肩上的手甩掉:“随时。”

“中田、风间,要开始了。”

“是!”

“土遁·裂土转掌!”木叶忍者迅速向两边散开,同时,自松岛脚下至战斗中心,地面向深处依次崩裂,将雾忍们向湖泊边逼近,一些忍者试图绕开反击,都被早已准备好的风遁、火遁的配合攻击吹到水中。

“就是现——”中居正要向卡卡西传达攻击口令,突然一道透明细丝卡在他的手臂处,让他无法撤离,“啊——”

是雾忍的一名上忍在与中居对战时用的水遁忍术,用查克拉输入水中形成的细丝可以进入身体内,挟持血液中的水分以达到束缚敌人的目的。

“我不管你们想用什么诡计,给我立刻停止!”

卡卡西没有说话,他握着苦无,静止在了原地;幸田队长看着已经快要离开湖泊范围的雾忍们皱了皱眉;松岛刚用了大范围忍术跌在地上使不出力,只好恨恨地拍了一下地面。

而中居咬着牙,感觉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被搅来搅去,四肢在皲裂的土地边缘不受控地抖个不停,然后他在脑内夹杂的痛苦嚎叫中说道:“卡卡西……。”

“中居副队长。”他的手突然开始细微地抖动,心脏还是发颤,额头的汗黏在护额上让他陷入了短暂的躁郁。

是应激反应。

“没……问题,来得及……”声音压抑着趋于平缓,渗入的思维链接安抚着同伴,“我不会死的。”

“我一定要救你,我一定要救你……”卡卡西低声呢喃着。

光怪陆离的梦境在他的眼前重现,卡卡西努力盯住变得影影绰绰的中居,世界却以万花筒般扑面而来。

雨依旧在下,嘈杂,寒冷,就像那一天。

卡卡西感觉自己的左眼在流血。

“相信我。”

中居的声音就像平常一样直接而冷硬,刺入了年轻天才陷进自我折磨的紊乱思维里:“来得及。”

来得及……吗。

一瞬间,心脏的颤动终止了。

卡卡西缓缓后移将苦无握紧,他听见指令在脑内嗡嗡响起:“就是现在!”

“雷切!”

苦无如利箭般弹射出去,将雷切的千钧之势投入湖中,与此同时,一个影分身自湖里跃出,短刀先于苦无到达之前刺入那名雾忍心脏。

查克拉线断了,影分身用手臂锁住那名死不瞑目的雾忍没入湖中,随即整片湖泊遍布蓝色电网,一众恶鬼立沉地狱,犹如死池。

战斗转瞬间便结束。

“别小看我,年轻人,像影子一样无处不在才是忍者啊。”中居解除了影分身,筋疲力尽地趴在地面上朝卡卡西摆了摆手,“以及我改正一点,你的忍法和写轮眼一样,都很厉害。”

“闭嘴吧,中居。”松岛朝着舌头永远读不懂空气的队友翻了一个白眼。

卡卡西终于松了一口气,撑着自己疲惫的身体,和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远处,层层的积雨云破开了一个口子,露出了些许金色的光束。

 

完成任务后他们返回了木叶,松岛强拉着卡卡西要去酒馆被中居坚决拦下,最终还是幸田队长带着他们一起在屋台吃了盐烧秋刀鱼和鲷鱼烧。

那家真是好吃呢,卡卡西闭上了眼睛,仿佛在怀念彼时布帘里的香味。

那就请大家再一起吃一次吧。

不行哦。

为什么?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后来,我珍惜的人都已经全被杀死了。他笑着说。

但心脏再也不会颤动了。


fin.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惊蛰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