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viggo

善用归档
https://afdian.net/@viggo1124

【超蝙】Above the Earth's Core


*短篇点文*

 @洛河灯 


61在我自己的杯中,饮了我的酒吧,朋友。

一倒在别人的杯里,这酒的腾跳的泡沫便要消失了。

 


“你有没有——那个世界的消息?”

“设备还没有完成,我现在只能获取一点讯息。”白色的目镜没有抬起来,“一些片段。”

“……那边怎么样?”

“克拉克,你知道你的语气透露给我了很多信息吗?”

“好吧。”超人缓缓落在了蝙蝠洞唯一一把椅子的旁边,没有把手交叉在胸前,“我想平行世界的旅行对我来说确实造成了一些影响。”

在光感屏幕上跃动的指尖停了一刻,蝙蝠开口:“如果你有什么想不通的,我想我们可以坐下来交流片刻。”

“一杯白咖啡?”

“黑咖啡。”

“阿尔弗雷德已经睡了,我帮你。”

红色的披风优雅地甩出一个弧线,然后迅速化为一道残影,黑衣的骑士继续把手指放回空中下达指令。

“所以,”十分钟后,布鲁斯穿着简单的黑色羊绒毛衣坐在壁炉旁边,向握着一杯拿铁的超人示意,“你梦见了另一个世界,那个‘超人’被放了出来?”

“是的。”

“他控制了蝙蝠侠?”

“没错。”自信耀眼的联盟主席似乎有点不适应会客沙发,他调整了一下坐姿。

“……”顾问将咖啡杯放下,“你的梦境也许是真的。”

“也许?”

“上一次的事件确实对你产生了一些影响。”男人十指相对,夜晚里温暖的火焰摇曳,柔软的色彩淡化了语句中的冷酷含义。

没有爵士乐,没有家庭聚会,韦恩大宅里只有两个彼此深知的好友。

“我采集到了一点信息,于空间的洪流中。”他灰蓝色的眼睛盯着对方略显焦急的纯色瞳仁,“克拉克,为了对抗布莱尼亚克,那个‘超人’被释放,联盟和他之间和平了一段时间,但最后发生了争执。”

他没有取出数据板,只是在讲述:“最后我失去了与另一边的联系,之前我们有时可以通过蝙蝠洞进行交流。”

“他们也许出了事,正如你所说,但是我们目前没办法在失去坐标的情况下前往另一个世界。”布鲁斯起身,把手放在了对面男人坚实的肩膊上,“克拉克。”

超人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布鲁斯,他为什么……”

克拉克也说不清楚那是一种怎样的郁结,就像看到深渊里自己惨死的幻象,或是一所总会走到穷途末路的迷宫。

“克拉克,是你告诉我,不要放弃希望。”布鲁斯的语调听起来不像平常,环境给了他一些影响,也许还有加奶的咖啡,他没有回答克拉克关于镜像人物的问题。

“他们能面对全世界的追杀,能从废墟中重建城市,同样也能应对这次危机。”

“你说得对,布鲁斯……”超人最终被他的蝙蝠侠安抚,他拍了拍老友的手背,帮他端起那杯黑咖啡,“祝他们一切安好。”

他短暂地忘记了昨晚梦中的景象,梦中那些专属布莱尼亚克的紫色脑控装置遍布四周,没有其他人,只有布鲁斯,在用冰冷的、无机质的、一如往常的低沉声音回复他的问话。这让克拉克浑身颤栗,他似乎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视角当事人的体会。

“克拉克。”

“叫我超人。”

“是,超人。”

“很好。你中午想吃什么?”

“香蕉松饼。”

“……”

独裁者没有回话,他勾起了一个笑容。

克拉克感知到了,但无法看到这个混蛋的表情,他怀着深深的愤怒醒来,只想闯过宇宙的虫洞把那个趾高气扬的恶棍再狠狠暴揍一遍。

不过最终超人还是选择来到了他的朋友身边倾诉。

“布鲁斯。”

“嗯?”蝙蝠侠仰躺回自己柔软的沙发里,安静地注视着篝火的跳动,就像噼啪作响的火星里蕴藏着罪恶的裂变,和宇宙的起源。

“你明天中午想吃什么?”

“如果你和我一样期待阿尔弗雷德的话,就在这留一晚。”布鲁斯啜了一口咖啡,“我是说,这样你明天就知道了。”

“那真是太好了。”克拉克及时失去了自己冰箱里外卖披萨的记忆。

“我想阿尔弗雷德会非常高兴的。”

“深感荣幸。”

 

81这个不可见的黑暗之火焰,以繁星为其火花的,到底是什么呢?

 

 

他失手让一卷绷带掉了下去。

但幸运地被另一个人——也许可以称之为挚友——在没有落地之前捞了上来。

“布鲁斯。”他的同伴抬手按住了他的肩部,该死,他那里还有伤,虽然不愿意承认有温暖的力量仿佛真的沿着外星人的肢体传了过来,但这确实让他感到慰藉。

“迪克长大了,杰森也是,甚至连达米安都已经成年了。”

“你为什么不谈谈康纳。”

“这不一样。”

“我看不出这有什么不同。”

“……”搭在他肩上的手换了一个位置,后面的人似乎在斟酌着开口,“布鲁斯。”

“不用这么小心翼翼地顾忌我的感受,克拉克。”正在给其他伤口缝合的伤员用词十分刻薄,他挪了挪肩膀,语句的结尾不经意地混入叹息。

这样的对话让布鲁斯感到既烦躁又无奈。

氪星感官十分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份情绪,说实在的,超人在产生劝说的念头时,就想象到了此次对话的氛围,或许这也是最佳拍档的默契所在。

克拉克一直以为自己和地球人没什么不同,至少他欺骗自己这么想:也许很多年后,正义联盟的元老们年华已逝,他们可以一起坐在瞭望塔休息区,拿着几杯热可可或黑咖啡谈论年轻的一代,以及海滨城的和煦阳光什么的。但时间给予他迎头痛击,毫不犹豫地摧毁了他的天真憧憬。

他现在低头正好能看见布鲁斯头顶夹杂的白发,也许曾染过。就算从外表上看,蝙蝠侠仍旧威严有力,但布鲁斯眼角的皱纹和越来越容易受伤的身躯,让克拉克深深担忧和痛苦,并令他认清现实——他的好友已经老了。

“我的身体我清楚。”布鲁斯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绷带,刚刚发生的一切使这句话变得不怎么让人信服,“哥谭每一个人都有可能面临危险,这不是我逃避的理由,克拉克。”

“你已经坚守很久了,布鲁斯,我从未让你放弃正义,但是你已经,你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在前线了。”

“我从不会拖累队友。”事实上蝙蝠侠在正义联盟里多半负责战略指挥。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联盟的工作。”

“哥谭是我的。”

嘿,瞧瞧这口气,克拉克极力把自己拉回正经事上来,但是布鲁斯的神态和护食的大型宠物简直一模一样。

“你可以……让自己改变一下战斗方式。”他并没有说完。

改变自己的位置,蝙蝠侠在心里帮他补完了。

“克拉克,打击犯罪永远不是坐享其成。”布鲁斯意识到这句话隐藏的功利性,于是他换了一个词,“不是守株待兔。”

“布鲁斯!”超人突然提高了语调,他的眼睛圆睁,看起来既不温和也不稳重,“你要认识到,你,已经老了!”

空气停止震动时,克拉克懊恼地转开了头。

“我不是,布鲁斯,对不起。”

然而蝙蝠侠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工作,他用一个小工具轻松地把余线剪掉,低着头把束缚带快速缠上:“我认识到了。”

“我现在学会了外骨骼机械,并建立了世界上最好的机器防御系统。罪犯在进步,而我在老去,我非常清楚这一点。但是罪犯的心理永远需要‘人’去对抗,去解决。”

“克拉克,只要我的脑子还是清醒的,哥谭就需要我,联盟也是。”

“布鲁斯……”超人十分愧疚地握着医疗台的座椅靠背,在上面留下了一些清晰的指印。

“你看,克拉克,人总是会失控的。”布鲁斯用了一种非常蝙蝠侠的眼神瞥了对方一眼,嘴角上扬,“而蝙蝠侠不会。”

“你当然不会。”超人叹了口气,无奈地抚平那些扭曲。

“别再以超人的身份出现在哥谭。”布鲁斯带上头套,转身走出自己房间,黑色的制服拖在地上严实地包裹住受伤的躯体,他又是那个神秘可怕的蝙蝠侠了。

“我明天在哥谭有个采访。”

那个寄宿于夜晚的身影停下了,他狭长而冷酷的白色目镜不动声色。

“韦恩永远欢迎你。”


评论 ( 3 )
热度 ( 45 )
  1. 洛河灯惊蛰viggo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

© 惊蛰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