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中心】夹壁之狼16

16

 *他不是一个人*


 

“信上说了什么?”

“我想我已经知道他们的目的了。”卡卡西把两封信递给了佐助。

“……太……啧,迟了……”

“鹿丸!”卡卡西看着由手鞠扶着勉力走过来的年青参谋,他苍白的脸色看起来说话都艰难。

屋里只有佐井、佐助,以及被她放在沙发上的鹿丸,手鞠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卡卡西,想要暂时离开火影室。

“手鞠。”但是卡卡西挽留住她,“这是忍者联合或者说整个忍界需要知道的,请你帮忙转告我爱罗。”

于是这名风影近卫没有再动。

“我从言吾那里发现了药剂。”鹿丸似乎恢复了一些,“和积木手里的……一样。”

“尾兽化吗?”佐井皱眉。

鹿丸点了点头,看向佐助:“还能复制写轮眼。”

手鞠环抱双臂,她作为亲信,当然知道“佐助”在风之国闹事的传言:“所以你们觉得是言吾在捣鬼吗?”

“不。”佐助淡漠地开口,“言吾语言的幻术不是写轮眼造成的,而且他还没有派出过忍者。”

“是的,这次模仿佐助和尾兽……九尾在其他国家引起事端,以及从木叶转移药剂,不是龟缩在俘囚城的言吾所能为的。”卡卡西解释道。

“火影大人,我想亲自去忍者联盟解释这件事。”鹿丸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解释什么?一个叛忍,晓组织的余孽,在其他国家大开杀戒不是他的错?还是,在大名脚下危害平民的九尾妖兽是代表正义的?”

刺耳的声音传来,一个脸色惨白的中年人站在火影室门口,眼角高高吊起,仿佛对每个字弃之敝履,半分也不愿沾到屋内那些非人怪物身上。

众人回头看向发声来源,卡卡西很是犹豫了一会儿才走过去。

“内田大臣。”佐井看出那是六代火影面对官方事务一贯的微笑,“您有何贵干?”

“火影阁下,九尾在火之国造成动乱,宇智波佐助甚至在其他国家杀人,您要明白,现在五大国都签订了和平协议,大名不允许任何破坏协议、危害安宁的人出现。请您把他们交出来。”大臣奇特的语调回荡在空旷的室内,佐助一动不动地看着墙上的历代火影挂像。

“如果这是您自己的主张,恕难从命。”卡卡西温和的眉峰挑了挑,站在这位大名亲信面前,低头俯视他。

“六代火影!请注意言辞,这也是大名的训示!”

“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都是这次大战的英雄,让他们被带走必须经过御前会议的通过,您这样私自下令,就算是国务大臣也是没有权利的。”卡卡西的声音变得严肃而凌厉,更像是战场上的他而不是蹲在办公室管理村子的人。

内田显然没有见过前者。

他脸上的惨白渐渐被一种青色取代,鼻尖和肥硕的耳朵变得通红,但他仍倔强地站在原地。

如同冬雪消融一样,卡卡西严寒般的面色迅速化开,他弯起了刚才淡漠的眼睛:“内田大人,我想您深夜来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不可能的事吧?”

“……”内田仿佛被饭噎住了喉咙,他愤愤地发出了低声的嘟囔,“这些可恶的忍者。”

卡卡西轻描淡写地收回了微笑。

大臣连嘟囔都消失了,干巴巴地解释:“当然。”

他就这么站在门口,给他们说明了大名的手令。

现在各国都对“木叶村”的攻击有了不怎么好的反映,即使是火之国内部,也出现了尾兽化的忍者引起骚乱和伤亡的情况,这样发展下去虽然不会引起第五次忍界大战,也会造成木叶被讨伐的局面。

现在交出罪魁祸首是最快平息动乱的选择,他得出了最后最完美的结论。

卡卡西听完后踱回了办公桌后唯一的那把椅子。

他看起来漫不经心,甚至悠然,但在场的人似乎都很清楚他的脾性,并没有出言打断。

“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他双手摆在了桌子上,目光向下似乎在思索,“毕竟是因木叶而起,作为木叶村的火影,我有权利和义务处理。”

内田看起来并不情愿,但是被佐井礼貌地送出了火影室。

“他们要挑起木叶和其他村子的战争。”是佐助的声音。

“内忧外患。”鹿丸坐在沙发上,脸色恢复了一点,“大名也在怀疑。”

“总之先向外界拟一个声明。”卡卡西点点头,叫住刚刚返回的暗部队长,“佐井,鸣人最近一直在村子里,拜托你去通知他过来。”

“……是。”

“火影大人,我会告知风影这里的情况。”手鞠旁观良久,这时出声向卡卡西表态。

“拜托了。”

“在这里坐以待毙是不行的,我们需要掌握主动权。”卡卡西轻轻敲击桌面,“鹿丸,你还记得我让你和井野去审的那个人吗?”

“你是说,那个侍卫长?”

“嗯。”他从整齐划一的文件中抽出了那份报告,“我怀疑药物的问题和那个国家有关。”

“私仇……吗?”手鞠帮他把文件递给了鹿丸。

“虽然太过偏激,不过不排除这个可能。”卡卡西耸了耸肩,“无意冒犯,这个国家确实可能因为一些非集体利益的个人理由孤注一掷。”

鹿丸仔细回忆着当时审判的细节。

“如果是他们为了报复火影而讨伐木叶的话,那实在是费劲心思——”鹿丸苦笑地摇了摇头,“哎呀哎呀,这种时候您就不要再逗我们了。”

“我只是活跃一下气氛,大家都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可不行啊。”卡卡西十指相抵。

虽然卡卡西的笑话并没有让众人笑出来,空气中的凝滞却似乎真的融化了。

他接着说道:“写轮眼只是引发他们贪欲的诱饵,木叶阻止了他们的侵略计划,而一个小国之于火之国,无论是实力还是资源都让他们无法抗衡。所以在背后研发复制瞳术和尾兽的禁药,就能使他们拥有足以颠覆这种力量对比的绝对优势。”

“我派过人去追查审讯出的药品研究地点,结果一无所获。”

“他欺骗了我们。”

“不,他说的是真话。”卡卡西摇头,“他知道的也是烟雾弹。”

鹿丸皱起眉,在口袋里把玩着打火机。

“但是我在他的记忆中发现了积木的身影,虽然乔装打扮过。”卡卡西在积木的事件完结后又单独去了一趟审讯室。

鹿丸积木一事时不在现场,但这不妨碍他对面前男人谨慎且高效的行事表现出佩服:“我会从那个侍卫长口中挖出更多信息。” 

“只是这样还不够。”佐助第二次张口,“我去那个国家一趟。”

“宇智波佐助。”

手鞠突然开口:“如果这件事对于忍界和平造成影响,我们会派出忍者去查看。”

“打草惊蛇和请君入瓮的概率都有,这件事情的中心可以说是鸣人和佐助你,而忍者联盟的行动容易引人注目,你们都不是这个任务的最好人选。”卡卡西站起了身。

鹿丸立刻从沉思中抬起了头。

“我是。”

鹿丸直接站出来反驳:“您是火影,当然应坐镇村子。”

“从了解写轮眼和尾兽的对敌策略,和潜行经验上来说,确实是。”门口传来了低沉但豪爽的声音,“但是,卡卡西哟,你——”

“凯,你终于从通风口里爬出来了啊……”

“这是修行!”

“你行动不便,出长距离任务并不合适。”

凯一瞬间想叫出宁次和阿斯玛的名字,到嘴边才意识到原来木叶在第四次大战中损失的力量再也回不来了。

卡卡西拍拍突然僵住的凯的肩头。

“这是最切中要害的突破口,如果成功,一切都会解决。”他的微笑平和而淡然,宣布了最后的决定。

鹿丸没有血色的面颊因为牙齿咬合而起伏,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

佐助递给他的老师一个小巧的卷轴,没有说话。

也许是多年对手的敏感,凯盯着卡卡西将卷轴收到忍具包的动作,有种浓烈的违和感,也许自从那次陨石袭击村子之后,他就觉得卡卡西哪里不对劲。

更加想前想后了?凯晃了晃头,将自己准备的鼓励和祝愿化作一个坚实的拳击,让卡卡西一个踉跄。

“回来我们再比一次!”

卡卡西回头,看见鹿丸、佐井、手鞠和佐助竟都默契十足地朝他望去,在面罩后弯起了温柔的弧度:“好。”


评论 ( 7 )
热度 ( 21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