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乐中心/骨科三连】危险边缘

*三个乐乐相关骨科小段子,第一个是龙虎钵兰街,谢天华x古天乐*

*本来剧里没啥,写着写着突然zqsg起来*

 

1.

 

 

砵兰街夜晚的风带着夏日燥热的湿气,阿虎将长发扎在脑后,额头耷拉下的一缕正好遮住了他窥视他哥的视线。

他常常偷偷看向那个方向。

寸王带了一帮小姐开派对,其实也算不上派对,不过是一群古惑仔在胡搞八搞而已。这种时候,他哥一般会站在阳台窗边,单手夹着一枝烟平静地注视街头,屋外的霓虹映得他脸色发蓝,跟这屋子里的酒池肉林一点都不相容。

如果不是家里不争气,也许阿龙能上个大学,过着闲适安稳的日子。

阿虎在床边瞧着他哥,突然停了去扒衣服的手,连身上的女人也一并轰走。

他借着卧房的昏暗潜伏于酒气和淫靡之后,难得安静了片刻。

那一晚,是他在洪兴的起点。

一年后他在洪兴上位,和阿仪分手,头发也剪了,门面照在镜子里还挺人模人样,不过始终透着一股痞气,跟他哥全然不同。

他哥自然也帮忙看场,虽然没加入社团,但穿白背心套牛仔外套,远看都是古惑仔。

即使在阿虎眼里,他哥浑身透着武侠漫画里十万分的潇洒俊朗。

他从小就觉得他哥斯文,一开始以为是亲人眼里的偏爱,长大了才知道,确实难有俊过他哥的人了。

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阿虎开始喜欢偷瞟他哥。

看他哥夹着烟的修长手指,看他哥踢球时飞扬的长发,看他哥困倦时蜷起的长腿。

他始终不敢僭越,鉴于自己未泯的一星半点道德伦理,抑或是他哥警惕敏锐的感官。

直到他们搬了新家。

入帮派的古惑仔总是比一般混混收入来的多,他买了新公寓,把叔婶从公租房里挖出来,换了间宽敞体面的大房子。

阿虎志得意满,神采飞扬地向老辈们介绍,这一间是二老的,这一间是他哥,那一间……

说完还挺高兴,等收拾完东西躺在床上时,阿虎才蓦然醒悟,他盯着头上无人的空气良久,终于接受了一个事实,那便是,他再也无法睁眼就能看到他哥了。

他们分开了。

从小到大,他哥都是由着他的,踢球是,去洪兴谋生路也是,住的吃的片刻不离。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分开睡。

他摸了摸身下的弹簧床垫,柔软的,不似狭窄上下铺的坚硬,带着床铺应有的正确体验,然后,迷惑地、有些恍惚地陷入了黑暗之中。

晚上起夜,阿虎趿拉着拖鞋去厕所,好巧不巧撞上了也醒过来的阿龙。

他迷迷糊糊地拍拍他哥的肩,他哥便侧身出来给他让了地方,回返自己房间,而阿虎处理完生理问题后,也打着哈欠飘回床上继续补眠。

都说心思少的人入梦快,阿虎脑子昏昏,转瞬又接起了上半夜的模糊剧目。剧中桃色盛景,不堪入目,怕是只翻阅漫画书的阿虎,想象力都用在了情色江湖上,对手角色换了一个个,却全是极尽淫靡之事。

唯一符合连续性定义的,只有这位戏中人的身份。那人或嗔或笑,或搂或抱,演的都是他哥。

 

光线照着眼前影影绰绰,阿虎手脚紧抱住被子往里面钻,结果回笼觉没睡成,鼻端却闻到一股熟悉的麝香味。他猛一掀被子,眼睛还没看到,手里就已摸到了一小块湿滑。

不是吧……这样的春梦也可以。阿虎挠着头皮,鼻子皱起,面色白一阵红一阵。

算了,先搞定这个再说。

他把那一块床单攥起,正要翻身下床的时候,门开了,他哥换了件衬衫,手一甩把他的衣服丢了过去。

“快换好衣服出来吃饭。”

阿虎木然地看着门开门关,半响才动身捡起裤子背心。

周围的墙壁贴满了各种海报,被单是蓝色的,桌子上还有他买给他哥的小闹钟。

这是阿龙的房间。

原来自己昨晚迷迷糊糊跑到了他哥的房间睡觉,还做了春梦。

阿虎在这种逼命的刺激中放弃了思考,他以最快速度团起床单跑去厕所,随便扔到水桶里倒了半袋洗衣粉,就将其推进那些待洗的脏衣盆中间。

他强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吊儿郎当地走进餐厅,却连他哥的脸都不敢看。

那天早饭,阿虎吃得风卷楼残、惊心动魄。

这件事,他哥没提,之后也没有跟他说过。

后来,他哥带了一个女孩子回家,留宿了一晚,他躺在隔壁翻来覆去睡不着,好不容易挨到早晨,想去洗个脸上工,竟听见他哥不同意女孩留下,且借口是弟弟不愿意。

阿虎心口一跳,一宿没睡的疲惫突然烟消云散,觉得自己真是又荒唐又可笑。

他擦干了脸,看着盥洗室的两副牙杯,思前想后还是不放心地出去阻拦。不是他不愿意他哥谈恋爱,只是他哥懂得尊敬体贴女孩子,比谁都淡漠,也比谁都情真,像这种不正经的女人,终究会骗的他哥人财两失。

他虎着脸去教训女孩,却反被赶回自己房里,只好无奈地靠在门口,趴到缝隙处偷听,衣物摩擦间窸窸窣窣,桌椅也时不时发出碰撞声,嬉笑和打闹都隐忍而甜蜜。

原来他哥不是不喜欢女人,只是没找到中意的姑娘。

阿虎挠挠头,缓缓坐在了地上,夏天的地板清凉去热,他单手点燃了香烟,朝着窗外大幅的金枝玉叶2海报吐出一口漂亮的烟圈,半个小时后从窗户离开了家。

这天晚上他经过了一个小巷,救了一个长的有点像他哥的赌徒。

那个人说,他和一个明星同名,叫德华。

 

Tbc.


评论
热度 ( 5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