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viggo

善用归档
https://afdian.net/@viggo1124

【卡卡西中心】夹壁之狼15

15、

 

“我们有一个很危险的敌人。”

佐井看向突然出声的六代火影。

“行事谨慎,并且极有耐心。”

“他在我们之前就取走了积木的药物,说明他早有准备将积木舍弃。袭击佐井你的两个忍者,最后都死去了,这不是一场失败的拦截,而是一个实验。”

“实验?”木叶的凌晨寂静无比,云低且密,透不出一丝月光。

“是的。”卡卡西背着手注视窗外的夜空,没有开灯的房内一片黑暗,“这种复制尾兽查克拉的药物,原理是提取人体查克拉使之透支,所以才会爆发出不同寻常的力量。但是很明显,这两个忍者只是下忍,能操纵积木的人背后势力一定很大,只是派出两个下忍,未免太过小气。”

佐井看不到卡卡西正面的表情,但他挺直的肩脊似乎透露出领导者的心情。

六代目从不让思考变得僵硬,所以他转过身坐在了椅子上。

“只有一种可能,截杀任务不是主要目的,他在实验这种新的药剂。”

“他用来做什么呢?”

“药剂无非是使用和买卖,他对积木的钱财分文未动,说明他不图暴利,那么,这些能引发强大力量的东西用来做什么,就十分显而易见了。”

我爱罗送来的密信还在桌面放着,卡卡西低头瞥了一眼,微微阖上眼睛。

“那两个忍者怎么样了?”

“审讯班的报告是这两人的脑部已经被破坏了。”佐井受命一直在跟这个案子。

“唉……虽然明知如此,总还是期待敌人的破绽会主动露出来。”卡卡西嘴上这么说着,却并没有惋惜的表情。

“如果敌人是想侵犯木叶的话,要加强守卫力量吗?”现在暗部力量已经尽握在卡卡西手里,鸣人和大部分上忍也回到村子,即使对方拥有强化力量的能力,他们亦不畏惧。

“……”卡卡西仰躺在椅背上,“我倒希望如此简单。”

佐井并不明白,不过他不需要明白,卡卡西懂得如何应对危机,他作为优秀的领导者,永远知道根据他们的特长来分配任务,在这些潜藏的危险里阻击敌手,才是他应该负责的。

他离开了火影室,拿着暗部人员调整的名单去部署新的守备。

火影室变得空无一人,浓稠的空气蜂拥而来,卡卡西双手交握在一起放在桌面,鬓间细密的汗珠慢慢流了下来,手指痉挛地抽搐着。

他平静地等待时间过去,当凌晨的蓝色帷幕慢慢降临,卡卡西拿出了桌下的黄酒,和着乱七八糟的粉末掺在一起喝下。

直到黎明的曙光照在堆满文件的桌面,他眼睛露出的无精打采和平日又没什么两样了。

 

“那真疼,我是说,我搞不清什么是疼了。”

“我在一片黑暗中,听见了许多人说话,最大声的就是言吾——”

“没错,是言吾。这样无止尽的战争下去有什么意义呢,总会,总会有一天我们将再度分裂,事实上我们仍是彼此分裂的。我们只是杀手,为了任务而生,我们被大名统治,被高层奴役,没有正义也不会有和平,只有牺牲才让世界平静吗?我们需要更长久的安宁……”

“太黑了,是谁在说话!”

“利益、阶级、矛盾、嫉妒、贪欲、憎恶、报复……人类无法消除这些,我看不到希望,也许力量可以,也许这个世界需要监管。”

模糊的人影坐在角落里,焦虑地搓着自己手指。

突然,他抱住头部,包裹他的黑色似乎活了起来,烂泥一样涌向四面八方。

“啊——”

山中井野仿佛听到了一声惨叫,就像那些强烈的日光灯发出的热量烫伤了黑暗,那些活物缩回了它们的触手,不甘地退到男人脚下寻求庇佑。

这个特殊房间的边缘站着两个人,年纪较长的那个靠在墙上,他银色的头发在发光的机器后面看不见光泽,虽然也站在暗处,却和那个喃喃自语的人隔了很远。

井野忍不住抱紧了双臂,求助一旁的老师:“火影大人。”

卡卡西的眼睛因为同伴的深陷囹圄而显出一种复杂的伤感,但并没有忧郁和挫败,他仔细观察着“囚犯”的状况,回答了井野的求助:“这间禁闭室之内的事情不要做记录。”

井野的手停止了颤抖,她明白了什么:“……是。”

他估计失误了。

卡卡西走出了刺眼的房间,如果他现在还有写轮眼的能力,也许能及时帮鹿丸解开幻术,或者抑制查克拉的失控,但是现在只能等待医疗班和日向家的人来从经脉上入手。

事实上,这并不是单纯的幻术,它更像思想的侵蚀,如果一个人充耳不闻的话,无论怎样强大的施术,都可以轻易脱出影响,可惜,鹿丸已经被完全引入了思维的迷宫。

正如凯所说,“他们是想前想后的人”,相比其他人钻牛角尖的概率也较高。

卡卡西揉了揉太阳穴,他让自己不要思维僵化,不要在一个可能性面前停止太久。

现在当然不是后悔任务人选的时候,多亏了手鞠前几天来到火影室要求解释,不然现在默之国的事会更加麻烦。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趁着战争之后的百废待兴,忍界的某个角落有着许多蠢蠢欲动的鼓动者,他们不满于这个结局,想要改变仅有的和平,即使目的未明,但显然过程相当不温和。

敌暗我明,不利在所难免。

“卡卡西,你在担心什么。”

他猛然回头,身体立刻向后跃起,单手不甚经意地按在腰侧的忍具包,等看清出现的人时,他已将手顺势插在了裤子口袋里,恢复了平时的站姿。

“佐助。”当然是老师先开口,也许这是第七班的惯例,“暂且不说这个,正好你来了,拜托你看一下鹿丸。”

不知是因为卡卡西语气中明显传达出放下心来的意味,还是他对木叶的同伴仍有着些许关照,黑衣的男子没说话,转身走进房间。

卡卡西等在室外,他听见井野小小的惊呼,但在几个停顿后,世界恢复了宁静,比之前更加沉默的死水般的宁静。

鹿丸停止了自言自语。

佐助又站在了卡卡西一旁,两年多不曾仔细打量过自己的学生,六代目感到身边青年的气息和以前一样冰冷又锋利,不过眉目间多了三分沉着,和一分潇洒。

他比原来要高许多,现在自己已经可以平视他了,卡卡西视线几不可查地上下一扫,默默比较。

比鸣人要高两厘米。

“他的思维还没恢复。”

“这不只是幻术的事。”他已经通知了手鞠和丁次过来。

“嗯。”

“你对言吾知道多少?”

“他和我的想法差不多。”佐助的语调波澜不惊,仿佛这些话和今天下雨没什么区别,“曾经。”

“我想他的幻术对拥有写轮眼和轮回眼的你来说,不值一提。”

“他的长处也不是他特殊的幻术。”

“是的。”

“我以为你们抓住了他。”

“本来是的。”忍界现在能逃脱砂隐手鞠部队追捕的人不多。

“你觉得他和那些人有联系?”

“现在的线索无法断定,但我的直觉是‘当然’。”

佐助瞥了卡卡西一眼,又转过头:“你的直觉倒是一向很准。”

卡卡西没有理会徒弟的“调侃”,他几乎是露出了一个笑容:“你能现在来,我想这是他们料不到的。”

“我说过会保护木叶。”这是他的诺言。

卡卡西也没有纠正这次恐怕不只是木叶的灾祸,他点点头,率先前往火影室。

默之国的言吾,木叶暗部的积木,冒充佐助的人,他们会有联系吗,大战过后的忍界看似坚不可摧,实际说不定暗波汹涌,积水成渊。

现在,这个问题不只卡卡西在思考,身后的佐助和刚刚恢复的鹿丸也发现了苗头。

不过他们并不过分在意,如果这个世界有一起前行的人——对此佐助保持沉默,想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人心生忧虑,所拥有的,只是坚韧的内心和面对未来的强大而已。

卡卡西推开房门。

“火影大人,水影和土影的传信。”


评论 ( 8 )
热度 ( 17 )

© 惊蛰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