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viggo

善用归档
https://afdian.net/@viggo1124

【卡卡西中心】夹壁之狼 14

14

 *日更*


鹿丸走的那一天卡卡西没有到场,他站在火影室的天台目送他们离开闸口。

他知道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利于战后的合作关系,但他选择了这么做,对于忍者来说,刺杀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如果能用最高效的方式解决问题,他甘愿冒这个风险,鹿丸也很明白这一点,虽然他们考虑的都是自己的那份。

他总是想着过去,一边看着前方充满希望,一边觉得孩子长得太快了。

这非常矛盾。因为年轻人们战斗的强大而英勇是他放手锻炼的,而阴谋与诡计他却不愿意让他们经历。

也许卡卡西自己就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鉴于他每日都在翻看那本橘色封皮的书,却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事物都是既矛盾又统一的,有人这么说过,还有一句是,偶然包含着必然。

佐井有自己的任务,鹿丸离开木叶,由于小樱前往砂之国,静音医院的工作也繁忙起来,他的身边,似乎一下就空了。

还有比这更好的时机吗。

卡卡西在面罩下微笑起来,他看到鸣人活泼的身影在向这里靠近。

火影室的座位后面视野很开阔,他坐在前面,背后就是安静祥和的木叶村,仿佛无论什么事情袭来,首先站出来保护的都是这个人。

鸣人直接拧开了房门:“卡卡西老师!”

无论如何,鸣人总是不会变的。

他热烈而直率的声音像阳光一样洒进来。

“我来交任务!”他说着把一份s级的任务书放在桌子上。

现在s级的任务已经非常少,卡卡西也有意识地把一些锻炼能力——不仅是战斗能力——的行动交给他,搭配上两名中忍,安全和过程都不成问题。

他匆匆浏览了一下任务报告,虽然没有其他人那么稳妥,但已经说明鸣人的进步。

“出乎意料。”卡卡西提高了声调,如愿看到鸣人紧张起来,“完成的很好。”

“啊,卡卡西老师每次都是这样。”鸣人把手抱在胸前,神情却像松了口气。

无良的火影伸了个懒腰,眼睛弯成了一个月牙:“中午吃拉面怎么样?我请。”

“太棒了卡卡西老师!”

午时,一乐拉面。

“老师啊……”鸣人难得出现了踌躇的表情。

卡卡西看破不说破,装作不清楚地关切:“有什么事吗?”

“就是,我听说……”金黄色头发的青年挠挠头,“佐助在砂之国出现了……”

“嗯。”

“哦……嗯?!”鸣人习惯性点头,而后震惊地扭过头来盯着旁边的人,“老师一点都不惊讶,你早就知道了吗!”

“嗯。”卡卡西把筷子摆好放在空碗上。

“……”鸣人一时不知道该惊讶卡卡西什么时候吃完了面,还是知道佐助这件事。

“那不是佐助。”

“……我也觉的不是,那家伙不会这么做。”

“你打算怎么做呢?”

“冒充佐助的人,他应该不会放着不管吧……”鸣人有些泄气的塞了一口面,“唔……也有可能懒得管。”

“他的确不是喜欢解释的人。”

“我打算去看看。”他似乎下定了决心。

“鸣人,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插手。”卡卡西表情很淡然,就像普通的聊天一样。

鸣人当即想反驳,但话到嘴边竟然顿住了,他开口:“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

卡卡西摸了摸鸣人的头:“嗯?有长进。”

“喂,卡卡西老师——”鸣人伸手要把揉乱的头发解救出来。

“也许这件事情过不了几天就可以解决,虽然我不清楚你怎么听到的,但是我爱罗那边暂时压下去消息了,你不要再跟第二个人讲。”卡卡西轻松地说,“在此之前,老师想要拜托你一件事。”

鸣人坐直了身体看向他。

“你领下这个任务,离开木叶。”卡卡西把一个随身携带的卷轴交给鸣人。

“可是,如果有事情发生,我在的话——”

“就是因为你不在,它才会发生。”卡卡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鸣人,欣慰地发现鸣人的眼神由迷茫转为清明。

“我懂了!”

卡卡西笑了出来,把零钱放在了柜台:“那,再见。”

一个虚影在空气中晃动了一下,周围已经看不到那个银发的忍者了。

鸣人看着卡卡西留下的现金,突然大叫一声:“老板,再加一份鸣门卷。”

 

我在将他一步步逼入死门。

积木辉渡兴奋地想着。

他看起来对于斩断了卡卡西左膀右臂的现状十分欣喜,一个没有参谋,没有力量,甚至没有暗部支持的火影,是不足以干扰到自己的。

他从没想过,一个在与团藏竞争火影时胜出的对手,怎么可能褚小杯大。

作为一个敛财者来言,他已经很谨慎了,但一切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的制药工厂竟被春野樱发现了。

他聚拢资金,大部分是为了小时候没钱上忍者学校的执念,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研制这些药品,这些能够复制查克拉甚至血继界限的配方,会带给他更大的利益,所以,它们绝对不能受到威胁。

他立刻带领手下去除掉这两个误闯的异数,可惜他对女性的力量过于轻视,抑或太高估了他手下那帮试验品,形势向着另一边倒去。

他试图做困兽之斗,对金钱的执念使他不肯退后,直到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从天而降,确切的说,是从一只墨鹰身上落下。

他算计的对象,淡然地望着他,仿佛积木辉渡这个人所做的一切,都无关紧要。

“你早就知道了?!”惊恐与愤恨使他失去理智。

“啊,嗯。”卡卡西眼神带着一丝同情。

没有失败者愿意接受胜利者的怜悯,辉渡也一样,他选择自毁,在大局已定的时候,卡卡西仍旧保持着警惕,他立刻上前制住辉渡,却看到前暗部主脑的眼中异样的光彩。

“卡卡西老师!”

“火影大人!”

强度极大的爆炸声传来,现场烟尘弥漫,鸣人终于从村外赶来,小樱赶忙拉着他寻找卡卡西。

“呃……小樱——”鸣人并没有动,“我感觉不到卡卡西老师在里面。”他开启了仙人模式,任何查克拉的痕迹都瞒不过他。

“这是当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先是一头银发出现在众人视野,月下树林的阴影渐渐消散,卡卡西悠然现身。

“果然是替身术啊!”七班对于老师的这种把戏十分了然。

佐井则是对六代的行动速度与忍术应用有了崭新的认识,他一路上竟然没发现跟着自己的卡卡西什么时候换成了分身。

夜晚的危机解除,年轻人们会心一笑。这一次不仅扫除了暗部盘亘的旧势力,还能要回诊疗室的预算,真是不错的收获,虽然……卡卡西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化作灰烬的焦土之地,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可恨必可怜,有情俱有孽。

正当所有人认为一切结束时,他身体抖了抖,面色突然惨白。

小樱正想询问老师一些事情,此刻注意到卡卡西的神色,忙伸手结印,准备治疗。

“不用,小樱。”卡卡西阻止了她,“是我的影分身。”

“出什么事了吗?”佐井皱眉。

“制药工厂里,什么都没有了。”

鸣人立刻变出无数分身,异口同声地道:“我去找。”

卡卡西心知机会渺茫,但也不愿放弃,便点了点头。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积木辉渡早就转移了吗?”

“不太可能。”

“这一次是偶然的事件,我们也只是抓住了小樱你带来的机会而已。”

“我们是偶然,但未必别人是。”卡卡西长叹一口气。

“难道还有其他人——”佐井看向卡卡西,他不是鹿丸,一时很难想到合理推断。

“这件事先放下,我们先找找有没有留下的痕迹和线索。”卡卡西想到那天的报告,心中隐隐约约有了一些预感。

他需要更多的证据才能确定。

真是多事之秋啊。


评论 ( 12 )
热度 ( 15 )

© 惊蛰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