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西中心】夹壁之狼13

13.

*时间线融合注意*

*打不过官方,ooc预警* 



大名的御前会议结束了,卡卡西疲倦地回到了火影室,这种刻板又累人的会议真是无论开多少次都不会习惯。

好在这一次有了许多收获,虽然小樱的诊疗室预算没有要下来,不过他想很快就会有更好的解决方式。

不出所料,他看到了等在办公桌一旁的佐井。

“我在返回途中受到了袭击。”

卡卡西立刻打起了精神,他听了佐井对于当时情况的汇报后,感到了事情果然不简单。

“可以模仿尾兽的查克拉吗……”

“是的。我故意去了暗部的资料室查阅报告,结果在拿到情报后就遭到了袭击。”

“看来的确是暗部的问题了。”

“您是说积木辉渡干的吗?”

“从今天的会议上,也可以证实这一点。”

佐井作为执行人员,只是皱了皱眉。

但是卡卡西却向他进行了说明:“今天早上我主动示弱,果然,辉渡提出把预算偏重到暗部。”

“他为了钱?”

“也有可能为了扩张势力。总之这件事不简单,他自导自演这一场,甚至不惜公开在会议上和我对着干,目的是弄到资金的话,那么背后进行的计划想必所图不小。”

“我明白了,我会盯紧他。”

“注意安全,他已经知道有人在调查他,势必会加强防护力度,如果被发觉,就不是这次袭击的程度了。”

“我明白了。”

佐井离开后,卡卡西又拿出了黄酒,他慢条斯理地到了一杯,将一些奇怪的粉末和药剂放进去,然后放在了办公桌一边。

静音敲门进来,怀中抱着一沓材料,脸色并不好看。

“火影大人。”

卡卡西抬头看着静音的表情,感到了一阵类似心虚的情绪。

“有什么事吗?”

静音深吸一口气,平稳地开口:“听说儿童心理诊疗室的预算被取消了?”

“是,我刚想给你说这件事。希望这段时间的支出能先从医院方面透支,现在不便多说,但是将来一定会补上的。”

“我对您还是十分信任的。”

“嗯……出了什么事吗?”

静音轻轻地瞥了一眼卡卡西:“我仔细看了您前段时间在医院的检查报告。”

六代火影保持镇定地询问:“哦?”

“看来您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了!”静音把材料拍在桌子上,装满液体的酒杯十分危险地震了震。

卡卡西干笑着把酒杯拿到手里,没有说话。

静音大概也发现了自己太过激动,重新平静下来。

“您不能这样下去了。”她看着卡卡西手中的杯子,“我去找日足大人商量一下。”

“我已经问过日向家主了。”卡卡西终于张口。

静音顿住了脚步。

“如果有更好的方法我不会做风险这么大的事。”卡卡西晃着已经空了的酒杯。

“这只是饮鸩止渴。”

“也不会比那更差了。”

“怎么会这么快呢……”静音既无法责备卡卡西,也无法想出解决办法,她有些自责。但随后她的眼睛就出现了神采:“如果……纲手大人说不定有办法!”

“你要让五代目她为这件事担忧吗?”

“纲手大人最近正好回了木叶村,无论如何您也要让她看一下。”静音急切地说,“如果您出现问题,难道纲手大人最后不会被牵扯进来吗?”

卡卡西叹了口气,站起身,他很想困扰地挠挠头,但是自从他就任后就再也没做过这个动作了。

“好吧。”

木叶的酒馆也许不是最好喝的,但一定是最热闹的。

来往的忍者们络绎不绝,随着各国恢复正常的外交关系,甚至更为亲密后,服务业也随之发展起来。

卡卡西走进包厢,看到了精神十分好的五代火影。

“呦,卡卡西。”

“好久不见您,纲手大人。”

“你已经是六代火影,就不要这样拘谨了。”纲手姬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纲手大人,六代火影大人——”静音压低了声音,“的身体状况,想请您亲自看一下。”

这时纲手的表情终于凝重起来:“怎么回事?”

她的手已经伸到了卡卡西的手腕上。

“怎么会这样?!”

“我也没想到副作用会是这种形式。”卡卡西摇了摇头,看起来并不在意。

没有人会对自己的身体漠不关心,纲手看着垂下眼睛给自己倒酒的卡卡西,要么他不清楚,要么他太过清楚。

“我会想办法,不是完全做不到。”

“麻烦您了。”这句话说的很客气,但是里面没有喜悦。

“你似乎已经从很多人口中听过这句话了。”纲手挑起眉毛,“我也很想知道是谁开发出的那种药?”

她并非完全没有眉目,只是更不愿意相信猜测就是真实。

“是大蛇丸。”

“大蛇丸?!”静音差点叫出声来,好吧她一直知道这个药物来路不明,但她难以相信是这么危险的试验。

纲手忍不住抚额:“我一直以为你是很稳妥的人。”

“总是要做出选择。”

“好吧……那家伙。”纲手小声嗤笑,“静音,把报告给我。如果你再出现问题,先不要去见他。”

“好。”卡卡西起身。“请您近期注意安全。”

纲手听到这句,深深看了一眼卡卡西,似乎从这没什么表情的脸上了解到什么讯息,她没说话,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卡卡西走出酒馆,外面的空气闻起来既新鲜又清爽,静音跟在后面似乎轻松许多。

他受到感染,心情也豁然起来。

但事情总是一个接一个的,永远不会有解决完的一天,正如小说的剧情总是一波三折一样。

鹿丸正在门口等着。

“火影大人。”他的脸色并不是多好,“有一份传信需要您看一下。”

“我先回医院。”静音向两人告辞。

“我马上回去。”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火影室,路上鹿丸简略说了一下大致内容。自从大战之后,许多国家都出现了忍者的失踪,随着事态越来越严重,虽然没有惊动忍者联盟,但是已经被关注已久的木叶村暗部列为一个重要任务。

而现在,暗部派去调查的一个精英小队也消失了。

这件事只有卡卡西和鹿丸知情。

因为这是卡卡西想要解决的事情。

明亮温暖的室内,有一张凌乱的传信摆在桌子上面,应该说,是一张前面笔触干净简练,后面粗暴间断的字迹。

“我想他们的情况很糟糕。”卡卡西的表情掩在面罩和护额下看不清楚,鹿丸从露出的仅有部分判断出六代火影的心情近乎于阴郁。

“他们甚至无法逃脱。”鹿丸站得很直,“但是他们仍旧生还。”

卡卡西看着那些文字,同意地点头:“我们必须救他们。”

“不过他们似乎对于这个叫做言吾的头领很……’着迷’。”鹿丸斟酌着用词。

“看来默之国的内部情况十分紧急。”卡卡西支起双手,“必须采取行动。”

“我们不能承受另一次战争。”

“是的。”

“我们”并不单指“木叶”,鹿丸口中的我们,是更广义的意思,比如,忍者联盟,比如,五大村。

“你已经有了方案。”是肯定非询问。

“您的结论和我一样吗?”

卡卡西没有回答,他反问:“你想知道我的想法吗?”

“我恐怕您的希望是不可能实现的。”

卡卡西淡漠的眼神出现了笑意:“有时候不知道该称赞你的思维速度,还是该无奈。”

“我并不是一个有意思的人。”鹿丸没有笑,但是他的嘴角已经缓和。

“你认为应该派谁去?”如果解决一个国家的问题,不是发动战争或者外交的话,那就只剩下一种方法了。

“暗杀的话,我想没有比暗部更为合适,不过很明显,这件事情不是轻易能解决的。”鹿丸是认真地在说出事实,确实,木叶现在的上忍人数不算多,“我去。”

“哈?”卡卡西也许有一瞬间掠过自己去的念头,毕竟没有比他更为适合的暗杀者,但是他从来没想过鹿丸去,“你在忍者联盟的事务和木叶的事都有很多,不需要你这个时候进行暗杀任务。”

这件事情的处理,原则上已经违背了忍者联盟的条约,鹿丸非常清楚这一点,可他还是选择了这么做,无论是为了和平,还是伙伴。佐井有别的事,所以,不能再增加知情人数了。

“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了。”鹿丸静静地看着卡卡西,“您不要看我作为文职工作,就真的认为我只是个文职吧……”

卡卡西大概抿了抿嘴,向后躺在了座椅里,他看着自己的右手,仿佛那里有着电光闪烁一样。

“让你去做这件事,我感到自己是不可原谅的。”

“您不需要背负一切。”年轻的参谋笑了,并不是戏谑或玩世不恭,“我们都在努力成长为可以背负重任的模样,甚至已经达到了。”

年长的智者抬起头,他的目光是温和而宽慰的:“也许我只是比较恋旧。”

“也许吧。”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