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戬】折花

*时间轴在长明灯和痴欲之间*

 


 

小玉和沉香新婚那天晚上是一场灾难,无论是对于宾客们,还是对于三首蛟。

虽然他根本就没有主动参与进来,但作为司法天神的法器或是沉香舅舅的配饰,似乎都逃不过这个场合。

婚宴后酩酊大醉的混乱现场。

刘家村的村民早早就散了,刘彦昌酒量太差已经昏迷,这不足为虑;哮天犬在与东海八太子和“丁香”划拳,三个人一起神志不清;而三圣母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看着脸色通红的沉香被小玉害羞地扛回了房间,只能保持微笑;只剩下……三圣母过来了。

杨婵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走向单手撑着额头的杨戬。

“二哥?”

“嗯,三妹。”杨戬微微一笑,“我没事,一会儿还要回天上覆命。”

“……”道理我都懂,但是二哥你说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睁开眼睛。

“咳,三小姐。”

“你……”三圣母被突然出现在杨戬身旁的白发人晃了一下神,“三首蛟?”

“是,难为三小姐还记得我。”三首蛟与杨婵之间并没有什么值得交谈的美好回忆,于是单独面对时有些发怵的一方就被动触发了恭维的语气。

“二哥把你的封印解开了?”杨婵并不放心。

“是,主人伤好后就准允我恢复原形。”三首蛟躬身,“三小姐,我来把主人扶回去吧。”

换做任何一个良家女子,她都不会让三首蛟碰一下,不过他对二哥的忠心倒还是不假的,贴身护卫几千年,让他帮忙照顾二哥也好。杨婵点点头:“那就劳烦你了。”

她看着三首蛟半搀半扶地引杨戬去了客房,便施法将喜宴收了,把刘彦昌安顿好后,去送敖春和丁香。

杨婵离开后,这边厢三首蛟刚把杨戬请上床。

说没色心,是不可能的。杨戬万年难得一次喝醉了,自己内心毫无波动,他三首蛟就不叫欲的化身了。

但是,有色心,没色胆。

老蛟在床边站出了兵器的本色,连边边角角的刺甲都驯服的闪着寒光,盯着月光下的主人不动如山。

杨戬闭着眼睛,面容还带着笑意,让他平日里冷峻的轮廓亲切可人了许多,喝了仙酿后的脸色也红润起来,晕开了从颧骨一路染到耳尖,化成了桃花三两枝,插在三首蛟张牙舞爪的鳞冠上。

三首蛟越看越绝望了。

它拿三个脑袋的理智与埋在自己肚子里的万年欲心进行了殊死搏斗,最终不分上下,打成平手。

可惜,可惜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酸涩滋味涌上了舌尖,让他不愿就此作罢。他偷偷咂摸咂摸嘴,却怎么品怎么都像是弱水的味道。

不成,他十分艰难地闭了闭眼,差点错过了杨戬的翻身,登时惊得退了几步,等意识到杨戬仍在好眠时才定住心神。

一抬眼,正好瞧见杨戬今日穿的银白罩纱长袍映着月华倾泻下来,安稳地搭在他的肩上和腿间。

风都静了静,三首蛟突然动了,他凑近到杨戬面容前,又突然刹住了动作,用仅剩的唯一一点脑子做了决定。

他决定不关窗户了。

含珠之龙被司法的真君降伏,连龙息都不敢呼出哪怕一丝,小心翼翼噙着生香软玉,沾了沾酒气就被醉昏了头。

茫茫然枝上似有桃花吹落,飘到杨戬唇角,却只轻柔地停驻片刻,便悄然拂落了。

月光渐隐,窗外的阴云不知为何多上许多,倒让室内平添了昏暗旖旎。

谁知福祸相依,屋外传来细碎声音,残留的氤氲香气半点都不剩了,三首蛟正在半梦半醒之间,回过神来房门正好被推开,此时避无可避,只好佯装给杨戬整理枕头,背后冷汗簌簌而下。

“三首蛟,多谢你照顾二哥。”三圣母看见杨戬安稳的躺在床上,陷入深眠的面容温和沉静,安心地笑了笑。

“应该的。”神蛟面部僵硬的回答,上万年的经验告诉他,少说话。

杨婵为杨戬褪了外袍,盖了层薄被,尽管神仙早已不需要这些凡间御寒之物,但三圣母很喜欢做这种事,就像他们依旧是在杨府的那些日子,琐碎却温暖。

 哮天犬也晃晃悠悠地回来了,原身窝在床下蹭了蹭杨戬的衣袖就睡了。三首蛟又变回那把折扇,光明正大但提心吊胆地躺在杨戬枕边,目送杨婵离开。

烛火在法决中被掐灭,月光又占据了大半个房间,他在神识里抿了抿唇,施法将窗户紧紧关上,心中秘不能宣的那丝好胜心和占有欲终于得到了满足,在虚无实体的空间里大笑个不停。

笑着,笑着,又渐渐沉了下来,他亦只有醉酒这一次,酒者是糊里糊涂的,一笔勾销罢了,末了还能怎样呢,不过是杨戬的呼吸很近,他妄想的痴心很远。

不见了月亮才知道室内如此的暗,三首蛟嗅着香气终于睡着了,他难得一次的做梦,回到了所有蛟龙的故乡,海水清浅,他摆弄着龙身抬首,看见了近在咫尺的一片桃花源,可他怎样努力游动都抵达不了,只好衔着一瓣最早飘落在他鼻尖的桃花遥望远方。

相思无由见。

次日先醒来的是杨戬,等到三首蛟迷迷糊糊地从识海里睁开眼,杨戬已经在床上面沉如水地望着他了。

三首蛟不是什么顶天立地之辈,但他很少后悔,盗龙珠不悔,下凡间不悔,便是让他再选一次,他还是不会忍受万年盘殿的寂寞,但关于杨戬的事,桩桩件件都让他后悔,许是他把平生思虑都给了一人,叫他踏错半步都辗转反侧。

他看着杨戬没有波澜的眼神,鳞片都快倒竖了。

“昨天你扶我上床的。”

“……是。”陈述的语气,他接还是不接,三首蛟踌躇地开口。

杨戬没回话,抚了抚扇子收回衣袖。

三首蛟这才安心的贴着杨戬,主人果然没想探查他昨晚的意识,他努力放空思想,让自己的情绪趋于平稳。

“二哥,”杨婵敲敲门,“你醒了。”

杨戬理了理衣服,给妹妹打开门:“三妹。”

杨婵换了一身淡雅的云纹外衫,比之昨日端庄的衣着多了些温柔亲和,她拉起哥哥的手,笑容满面:“二哥,沉香和小玉要给我们敬茶呢。”

杨戬除了作戏,对着妹妹从来都不会板着脸,听见这句话欣愉之情都蔓延到了三首蛟神识之中,弄得两心欢喜。

兄妹二人和哮天犬到正堂,两个小辈已经在等了,沉香将父母和舅舅扶上上座,拉着小玉一起跪在下面敬了茶,三人接过杯子,相视一眼,杨戬位高,便先开了口:“沉香,小玉,你们二人都是孝顺的好孩子,希望你们今后敬奉父母,永结同心。”

我们杨家以后又多了一人,三首蛟听见主人在心中默念,杨戬已经知道了小玉是五妹的孩子,是当年失之交臂的女儿,今天也算终于圆了他的愿吧。

耳边是一家人的欢欢笑笑,昨晚的混乱仿佛是一场梦,三首蛟接收着主人的心绪,也变得开心起来。

对,是一场美梦。

 

 

 

 

 


评论 ( 15 )
热度 ( 27 )

© 惊蛰_viggo | Powered by LOFTER